honeypot link

默沙东 诊疗手册

欢迎来到默沙东诊疗手册专业版医讯网站 本网站旨在为医药专业人员提供在线服务,如果您不是医药专业人员,建议您退出网站,登录默沙东中国官方网站了解相关信息。默沙东诊疗手册网站将对所有注册用户信息进行验证,医药专业人员必须接受并遵守用户协议条款才能使用本网站。如注册人员信息没能通过验证,默沙东诊疗手册网站有权终止该用户使用本网站的权利,在本网站每一网页下方均有链接功能,您可随时通过链接浏览用户使用协议条款与网站保护政策。

肥胖

作者:

Adrienne Youdim

, MD, David Geffen School of Medicine at UCLA

最后一次全面审校/修订者 12月 2016| 内容末次修改日期 1月 2017
点击此处 进行患者培训
主题资源

肥胖症 是指体重超出正常范围,以体质指数(BMI)≥30kg / m2作为判定标准。其并发症包括心血管疾病、糖尿病、多种癌症、胆石症、脂肪肝和肝硬化、骨关节炎、男性和女性的生殖系统疾病、心理障碍,如果BMI大于等于35则可能发生早死。诊断依据体质量指数。治疗包括改变生活方式(例如,在饮食,身体活动和行为方面)。对于某些患者,可能需要药物治疗或采取减肥手术。

参见Obesity in Adolescents(青少年肥胖)

在美国,各个年龄组的肥胖症的发病率都很高({blank} 根据NHANES的调查结果,观察肥胖症发病率的变化),成人中发病率达36.5% (1)。

黑人的发病率(48.1%)是最高的,拉美裔美国人为40.4%,白人为34.5%,亚裔为11.7% [1]。在高收入群中的黑人和墨西哥裔美国人男性可能比低收入群中的同族更易罹患肥胖症。然而,在高收入群体中的女性(不分种族)发生肥胖的可能性比较低。此外,大多数肥胖的成年人并不在低收入人群中。

表格
icon

根据NHANES的调查结果,观察肥胖症发病率的变化

年龄组(岁)

1976–1980

2003–2004

2007–2008

2009–2012

2013–2014*

2–5岁

5%

13.9%

10.4%

12.1%

9.4%

6–11岁

6.5%

18.8%

19.6%

18.0%

17.4%

12–19岁

5%

17.4%

18.1%

18.4%

20.6%

20–74岁

15%

32.9%

33.8%

35.7%

37.9%

2013-2014年数据*来自 CDC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源于 Health, United States, 2015中的表53。

NHANES=美国健康与营养状况的全国调查。

在美国,肥胖症及其并发症每年导致多达30万人过早死亡,使其成为仅次于吸烟的可预防性死亡原因。

参考文献

病因

肥胖症的病因可能是多因素的,包括遗传易感性。几乎所有肥胖症患者的发病原因都源自长期的热量摄入和热量消耗之间的失衡,包括维持基础代谢的热量消耗和生理活动所需的热量消耗。然而,许多其他因素似乎也有增加肥胖发生风险的影响,包括内分泌干扰物(例如双酚A [BPA]),肠道微生物群,睡眠/觉醒周期和环境因素。

基因因素

BMI的遗传性大约为66%。通过调控许多下丘脑和胃肠道的信号分子和受体表达水平,遗传因素可以影响食物的摄入({blank} 调节食物摄入的途径)。遗传因素可以继承,或受子宫内的条件(称为遗传印记)的影响。肥胖症的起因,极少是因为调节食物摄入的肽类水平异常(如瘦素)或它们的受体异常(如肾上腺皮质激素-4受体)所致。

icon

调节食物摄入的途径

来自胃肠道的吸收前和吸收后信号以及血浆中营养素水平的变化共同组成一个短期和长期的反馈系统来调节食物摄入:

  • 胃肠激素(如 类胰升糖素肽1[GLP-1]、酪酪肽和肠促胰酶肽)减少食物摄入。

  • 主要由胃分泌的生长激素配体Ghrelin能促进食物摄入。

  • 由脂肪组织分泌的瘦素具有将脂肪存贮的信息传导给大脑的作用。对于正常体重的健康人而言,瘦素具有抑制食欲的作用;但是,瘦素水平升高和体内脂肪增加有关。当体重丢失时瘦素水平会降低,并且发送饥饿信号至大脑。

下丘脑具有综合处理各种能量平衡调控信号的功能,继而激活各种途径来增加或减少食物的摄入:

  • 神经肽Y(NPY)、刺鼠相关肽(ARP)、α-促黑素细胞激素(α-MSH)、可卡因和安非他明相关的转录因子(CART)、食欲肽和黑色素浓集激素(MCH)都能增加食物摄入量。

  • 促肾上腺皮质激素(CRH)和尿皮质醇则减少食物摄入。

遗传因素也调节体内能量的消耗,包括基础代谢率、进食引起的产热作用以及和产热有关的非自主运动。遗传因素在影响机体脂肪分布上的作用大于对脂肪总量的作用,特别是腹部脂肪的堆积(因此导致发生 代谢综合症的风险增加)。

环境因素

在热量摄入超过需要量的情况下,体重增加。影响热量摄入的重要因素包括:

  • 数量

  • 食物的能量密度

高热量食物(如加工食品)、精制碳水化合物含量高的膳食、软饮料、果汁和酒精可促进体重增加。富含新鲜水果和蔬菜、纤维素、复合碳水化合物、净蛋白质的膳食,以及饮用水为主要饮料,可减少体重增加。

此外,常坐不动的生活方式会促进体重增加。

调节因素

围产期间母亲肥胖、母亲吸烟以及宫内生长不良、睡眠不足等因素会干扰体重调节。并且影响其子代在儿童期乃至以后的体重增长。儿童早期发生的肥胖症很难在以后的生活中下降体重。

肠道微生态的组成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早期使用抗生素和改变肠道微生物组成的其他因素都可能促进体重增加并影响以后的生活(1).

大约有15%以上的妇女每次怀孕使其体重永久性增重≥20lb。

睡眠不足(通常被认为<6〜8小时/天),可以通过改变饱足激素水平引发饥饿感从而导致体重增加。

药物,包括皮质类固醇类、锂、传统抗抑郁药(三环类、四环类、单胺氧化酶抑制剂 [MAOIs])、苯二氮䓬类、抗惊厥药、噻唑烷二酮类(如罗格列酮、吡格列酮)、β-受体阻滞剂和抗精神病药物可导致体重增加。

偶然,下列因素也可能引起肥胖:

  • 由于肿瘤(特别是颅咽管瘤)或感染(特别是影响到下丘脑)造成的脑损伤导致过多的热量消耗

  • 因胰腺肿瘤导致胰岛素功能亢进可能会使体重增加

  • 因柯兴综合征所致的皮质醇分泌亢进会导致向心性肥胖

  • 甲状腺功能减退(极少会导致体重大幅度增加)

暴食症

至少有两种病理性进食异常与肥胖症有关:

  • 暴食综合征{是指迅速吃下大量食物,在暴食过程中主观失控,但吃后又感觉沮丧。这种病症不包括补偿性行为,如呕吐。大约3.5%的女性和2%的男性在他们的一生中可能出现暴食症,其中约10%到20%的人进入减肥计划。肥胖的程度通常比较严重,并且经常使体重猛增或猛减,并出现心理障碍。

  • 夜食综合征表现为早晨食欲减退,晚上食欲旺盛和失眠,午夜进食。至少有25%~50%的患者每日进食量是在晚餐后摄入的。因肥胖寻求治疗的人约有10%可能患有此症。偶然,类似现象可以由于使用催眠药引起(如唑吡,zolpidem)。

类似但较轻的模式可能导致多数人体重超重。例如,晚餐后进食的行为与多数体重超重者有关,但是他们并没有明显的夜食综合征的表现。

病因参考文献

  • 1.Ajslev TA, Andersen CS, Gamborg M, et al:Childhood overweight after establishment of the gut microbiota: The role of delivery mode, pre-pregnancy weight and early administration of antibiotics(肠道微生物群建立后的儿童超重:分娩方式,孕前体重和早期给予抗生素的作用)。 Int J Obes 35(4): 522–529, 2011.doi: 10.1038/ijo.2011.27.

并发症

肥胖症的并发症包括以下方面:

出现 胰岛素抵抗、脂质异常和高血压(代谢综合征),常常导致糖尿病和冠心病。这些并发症比较容易发生在那些脂肪堆积集中在腹部者、血清中甘油三酯高水平者、家族中有II型糖尿病或者隐性心血管疾病的人,或者多种危险因素复合的人。

在睡眠过程中,如果过多的脂肪积聚在颈部会压迫气道引起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一晚上呼吸暂停可多达几百次 。瞬息之间呼吸暂停,每晚数百次。这种通常未被诊断出来的疾病会引起大声打鼾和白天过度嗜睡,并增加高血压、心律失常和代谢综合征的风险。

肥胖可能引起肥胖 - 低通气综合征(Pickwickian综合征)。呼吸功能受损导致高碳酸血症,降低对低氧、肺心病的呼吸刺激敏感性,增加了过早死亡的风险。这种综合征可单独发生或继发于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皮肤病是常见的并发症,表现为皮肤出汗和分泌增加,局限在皮肤厚褶部位,导致真菌和细菌生长,皮肤擦烂性感染特别多见。

超重可能诱发痛风、深静脉血栓形成、肺栓塞。

由于偏见、歧视、,身体形象差和自尊心低下等原因,肥胖可以导致社会、经济和心理问题。 例如,人们可能处于就业不足或失业状态。

诊断

  • BMI

  • 腰围测量

  • 必要时进行身体成分测定

诊断或者筛查成年人超重和肥胖的重要指标是BMI,计算公式:体重(kg)除以身高平方(m2) ({blank} 体质指数(BMI))。

  • 超重= 25至29.9 kg/m2

  • 肥胖= 30 kg/m2

然而,BMI是一种粗略的筛查工具,并且在许多人群中有局限性。有专家认为,BMI临界值应基于种族、性别和年龄而有所不同。例如,在某些非白种人人群中,出现肥胖并发症患者的BMI远低于白人。

在儿童和青少年人群中,根据美国CDC发布的年龄别性别生长曲线图,BMI值同年龄同性别的第95个百分位数值为超重。可以在CDC网站(CDC web site)找到这些生长曲线图。

表格
icon

体质指数(BMI)

正常*

超重

肥胖

极度肥胖

BMI

18.5–24

25–29

30–34

35–39

40–47

48–54

身高(in)

体重(lb)

60–61

97–127

128–153

153–180

179–206

204–248

245–285

62–63

104–135

136–163

164–191

191–220

218–265

262–304

64–65

110–144

145–174

174–204

204–234

232–282

279–324

66–67

118–153

155–185

186–217

216–249

247–299

297–344

68–69

125–162

164–196

197–230

230–263

262–318

315–365

70–71

132–172

174–208

209–243

243–279

278–338

334–386

72–73

140–182

184–219

221–257

258–295

294–355

353–408

74–75

148–192

194–232

233–272

272–311

311–375

373–431

76

156–197

205–238

246–279

287–320

328–385

394–443

*BMI值低于所列的正常值被认为是低体重。

应该使用公制单位 (kg, m)进行计算,但该表以计量单位英寸(inch)和磅(pound)呈现以便利美国读者。

亚洲人、日本人和许多土著人超重的界值点较低(23 kg/m2)。此外,在肌肉发达的运动员中,由于没有过多的脂肪,BMI可能是高的。但是以后可能会转为正常,如果他们的肌肉容量减少,可能会表现为超重。

腰围超标和代谢综合征对于预测的代谢和心血管并发症的风险似乎更有意义,其价值优于BMI。

在不同的种族和性别人群中,判断肥胖症并发症高危因素的腰围值有所不同:

  • 在白种人男性中,腰围>93 cm(>36.6 in),特别是>101 cm(>39.8 in)

  • 在白种人妇女中,腰围>79 cm(>31.1 in),特别是>87 cm(>34.2 in)

  • 在亚洲印第安人男性中,腰围>78 cm(>30.7 in),特别是>90 cm(>35.4 in)

  • 在亚洲印第安人女性中,腰围>72 cm(>28.3 in),特别是>80 cm(>31.5 in)

身体成分分析

测定人体成分中体脂和肌肉的百分比的方法称作人体成分分析,也是诊断肥胖症的一种指标。此方法不是常规临床工作的内容,但是当医生置疑BMI的高值是否缘于肌肉或者脂肪过多时,可以采用人体成分分析进一步诊断。

体脂和肌肉的百分比可通过测量皮褶厚度(通常是三头肌)或者中上臂的肌肉围完成。

通过生物电阻分析(BIA)可测定体脂的百分比,此方法简单且无创伤性。BIA可直接测量体内水总量,并间接测得体脂百分比。BIA测定结果对健康人群是稳定可靠的;对少数虽然患有慢性病但是体内水总量变化不大的患者(如中度肥胖、糖尿病)也同样是有价值的。对安装起搏器的患者测定BIA是否会有危险,尚不清楚。

水下称重(流体静力学) 是测量体脂百分比最准确的方法。因其费用大而耗时,更多是用于研究而非临床医疗。为准确称重,被测量的人必须深吸一口气然后完全浸入水中。

影像学方法,包括CT、MRI和双能X线骨密度仪(DXA),也能估计体脂的分布和百分比,但通常只用于研究。

其他检查

对肥胖症患者应进行常见合并症的筛查,例如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糖尿病,血脂异常,高血压,脂肪肝,和抑郁症。筛查可能需要借助一些仪器装备,临床医师可以使用STOP-BANG问卷表({blank}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的STOP-BANG风险评分),测定 睡眠呼吸暂停指数(测定每小时内呼吸暂停和呼吸浅慢发生的次数)。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常被忽视,肥胖症增加了其发生的危险性。

预后

如果不经过治疗,肥胖症会持续发展。肥胖症并发症的发生率和严重性同以下因素有关

  • 脂肪的绝对量

  • 脂肪分布

  • 净肌肉量

减肥治疗后,大多数人可能在5年内恢复到治疗前体重,因此肥胖症需要终身管理计划,类似于任何其他慢性疾病。

治疗

  • 膳食调整

  • 体育运动

  • 行为干预

  • 药物(如苯丁胺、奥利司他、氯卡色林、芬特明/托吡酯、纳曲酮/安非他酮缓释片、利拉格鲁肽)

  • 减肥的外科治疗

在减肥治疗的过程中,体重减轻5%至10%就可以显现改善整体健康的效果,以及降低罹患心血管并发症(例如,高血压,血脂异常,胰岛素抵抗)发生的风险和有助于减轻其严重程度,并可能减少其他并发症和并存疾病的发生风险(诸如阻塞性睡眠的严重性呼吸暂停,脂肪肝,不孕,和抑郁症)。

患者从健康保健专业人员、同伴、家庭成员处获得支持和各种程序计划,有助于他们的体重减轻和体重保持。

饮食

平衡的饮食是减肥和维护的重要措施。

策略包括:

  • 减少餐食进量,避免或谨慎选择零食

  • 多食新鲜水果、蔬菜和沙拉,以替代精制碳水化合物和加工食品

  • 多饮水,以替代软饮料或果汁

  • 尽量限制饮酒

  • 无糖或低脂肪的乳制品是健康饮食的一部分,并有助于提供维生素D

低脂肪、高纤维素膳食可以适宜限制热量摄入(600kcal/d),采用净蛋白质食物的措施都显示能达到非常好的长期效果。血糖指数低的食物({blank} 某些食物的血糖指数)、海洋鱼油或从植物中提取的单不饱和脂肪酸(如橄榄油)能降低患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的发生风险。

膳食替代有助减轻体重并维持,可以持续进行或者间断进行。

过度限制饮食不可能长久,也可能导致远期的体重丢失。限制热量摄入低于 基础能量消耗 的50%(BEE)的膳食,称作极低热量膳食,可以低至800卡/天。极低热量膳食可以用于治疗肥胖患者;然而,这样的膳食治疗必须在医生监督下实施,并且在体重下降后逐渐增加热量摄入,以防止患者的体重反弹增加。

体育运动

体育锻炼能够增加能量消耗、提高BMR和膳食诱导的耗能作用。体育锻炼也能调节食欲使其更符合和热量摄入的需要。与体育运动有关的其他优点包括

  • 增加 胰岛素敏感性

  • 改善血脂成分结构

  • 降低血压

  • 健美体型

  • 促进心理健康

  • 减少乳腺癌和结肠癌的风险

  • 延长寿命

强化(抗阻性)的体育锻炼能增加肌肉容积,因为在休息时肌肉要比脂肪燃烧更多的热量,增加肌肉重量能导致BMR持续增加。体育锻炼令人愉快且有趣,因此更容易坚持。有氧健身和强化的体育锻炼的结合形式要比任何一种单一形式更有效。指南建议150分钟/周的体育运动对健康有益;300至360分钟/周的体育运动有助于减肥和维持体重。制定更多体育运动的生活方式可以有助于减肥和维持体重。

行为干预

临床医生可以推荐不同的行为干预措施,帮助患者减轻体重。这些措施包括

  • 支持措施

  • 自我监控

  • 压力管理

  • 应急管理

  • 解决问题

  • 控制刺激

支持 可能来自群体,朋友或家庭成员。参加一个支持小组可以提高生活方式改变的决心,从而提高减肥效果。频繁地参加小组会议,将使得患者得到更多的支持、增进减肥的积极性、感受到更多的责任,因此获得更好的减肥效果。

自我监控 包括保持膳食记录(包括食品中热量的数量),定期称重,观察和记录行为模式。其他有用的信息包括进食的时间和食物消耗,是否有人共同进餐,以及情绪等。临床医生可以提供病人如何可以改善自己的饮食习惯的反馈意见和建议。

压力管理 教会病人找出造成压力的原因,并制定相应的缓解措施,这些措施并不涉及饮食(如散步,冥想,深呼吸)。

应急管理 包括对积极的行为给予具体的激励(例如,增加步行时间或减少某些食物的消费)。奖励可以由其他人给予(例如,从一个支持小组或保健医生的成员)或由个人(例如,为其购买新衣服或音乐会门票)。口头奖惩(赞美)也可能是有用的。

解决问题 包括为可能出现的不健康饮食风险(例如,旅行,外出吃晚饭等)或者体育活动减少(比如,开车郊游)提前作出计划安排。

控制刺激 包括确定影响患者实现健康的膳食和积极生活方式的障碍,并且制定相应的措施战略来克服这些困难。例如,患者可以不去快餐店就餐或不在家里存放甜品。可以建议患者创立更积极的生活方式,如尝试积极的业余嗜好(如园艺),报名参加各种集体活动(如体操班,运动队),养成多走路的习惯(比如走楼梯代替电梯,以及将车停放在停车场的尽头)。

互联网资源,移动设备和其他的技术设备也可能有助于坚持改变生活方式和达到减肥目的。这些设备和方法可以帮助患者建立减肥的目标,监测其进展情况,跟踪食物摄入量和记录体育运动量。

药物

在BMI>30,或者BMI 27伴有并发症(如高血压、 胰岛素抵抗)的情况下可以使用药物治疗(例如使用奥利司他、芬特明、芬特明/托吡酯联合用药、氯卡色林)。通常,药物治疗可以达到轻度减肥的效果(体重减轻5%至10%)。

奥利司他orlistat)能够抑制小肠脂肪酶活性,降低脂肪吸收和改善血糖和血脂水平。由于奥利司他不能被不吸收,因此副作用比较少见。常见的副作用有肠胀气、大便油腻和腹泻,但是在治疗后的第二年症状缓解。在含有脂肪饮食的情况下,口服剂量为120mg,一天3次,服用奥利司他前或后至少2小时应该服用维生素补充剂。禁忌证为吸收不良和胆汁淤积。患有肠激惹综合征和其他胃肠道疾病的患者可能难以耐受奥利司他。奥利司他可以作为OTC药物使用。

西布曲明(sibutramine)是一种作用于中枢的抑制食欲药物,具有剂量相关性的减肥效果。通常起始剂量为餐前15mg qd,可酌情增加至30mg qd、37.5mg qd、15mg bid 或 8mg tid。常见的副作用包括血压和心率增高、失眠、焦虑和便秘。芬特明不适用于那些已经存在心血管疾病、高血压控制效果不佳、甲状腺功能亢进、滥用药物或有成瘾史的患者。每天两次的剂量可以很好地控制全天的食欲。

芬特明联合托吡酯(用于治疗癫痫和偏头痛)已获准长期使用。这种组合药物可以使得体重减轻达2年。缓释型药物的起始剂量为(芬特明3.75mg/托吡酯23mg),2周后分别增加至7.5mg/ 46mg;若需要维持减重,剂量可逐渐增加至最高15mg/ 92mg。由于这种联合用药存在引起出生缺陷的风险,因此只有当育龄妇女在使用避孕措施并且每月进行怀孕测试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其他潜在的不利影响包括睡眠问题、认知障碍以及心率加快。对于心血管的长期影响是未知的,药物上市后的随访调查正在进行中。

氯卡色林 通过大脑中5-羟色胺2C的选择性拮抗受体(5-HT2c)抑制食欲。 与之前用于减肥的5-羟色胺能药物不同,氯卡色林选择性地以下丘脑中的5-HT2c受体为靶点,靶向结合后导致食欲减退,而不激活心脏瓣膜上的5-HT2b受体。 临床研究中,服用氯卡色林的患者与服用安慰剂的患者相比,瓣膜病发生率没有显著增加。氯卡色林的常用和最大剂量为10毫克,每12小时口服。不伴有糖尿病的患者最常见的副作用是头痛、恶心、头晕、疲劳、口干和便秘;这些副作用通常是自限性的。由于存在发生血清素综合征 的风险,氯卡色林不应与5-羟色胺能药物【如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血清素 - 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s)或单胺氧化酶抑制剂(MAOIs)】一起使用。

纳曲酮/安非他酮 (ER)缓释片剂可以用作减肥辅助剂。纳曲酮(常用于帮助戒酒)是一种阿片类拮抗剂,被认为可以阻断对大脑饱腹感通路的负面反馈。安非他酮(常用于治疗抑郁症和帮助戒烟)可通过下丘脑中的肾上腺素能和多巴胺能活性物质诱导食欲不振。纳曲酮和安非他酮的起始剂量分别是8mg和90mg的单一片剂; 在4周内增加至2片bid的最大剂量。最常见的不良反应包括恶心、呕吐、头痛、收缩压和舒张压增加1〜3 mm Hg。这种药物的禁忌症包括难以控制的高血压,以及癫痫发作史或危险因素,因为安非他酮可以降低癫痫的发作阈值。

利拉鲁肽 是最初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一种GLP-1激动剂。利拉鲁肽增加胰腺中葡萄糖介导的胰岛素释放以调理血糖控制;利拉鲁肽还能刺激饱腹感并减少食物摄入。 研究表明,每天注射3毫克利拉鲁肽,56周后体重下降12.2%。初始剂量为0.6mg,每天一次; 剂量逐渐增加0.6mg / wk,至最大剂量3mg/d。利拉鲁肽必须注射给药。不良反应包括恶心和呕吐; 曾经有报道警示,利拉鲁肽可能引起急性胰腺炎和甲状腺C细胞瘤的风险。

如果在治疗后的12周减肥依然无效,应停止继续使用减肥药物。

不推荐其他的OTC药物用于减肥,因为并无实际效果。其他药物(斑点草莓、l-肉碱、壳聚糖、胶质、葡萄糖籽提取物、马栗子、甲基吡啶铬、海藻泡、银杏片)尚未被证实有效且可能有副作用。有些药品(咖啡因、麻黄素、大麻、苯丙醇胺)可能轻微有效,但是副作用大于其减肥作用。此外,这些药物可能掺假或含有FDA禁止的有害物质(如麻黄,苦橙,西布曲明)。

手术治疗

对于病情严重的肥胖症患者,手术治疗有明显的效果。

特殊人群

应特别关注儿童和老年人中的肥胖症。

儿童

因为儿童肥胖症持续的时间长,更容易出现并发症。大约有25%的儿童和青少年遭遇超重或肥胖。

婴儿肥胖症的高危因素包括低出生体重,以及母亲的肥胖症、糖尿病和吸烟。

青春发育期后,食物摄入量增加,多余的热量在男孩被用来增加蛋白质的储存,但在女孩则用于增加脂肪的储存。

肥胖症儿童在早期就可能出现心理(如自卑感、社交沟通困难)和肌肉骨骼方面的并发症。一些肌肉骨骼并发症,如股骨头骨骺滑脱,只在儿童中出现。其他的早期并发症包括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 胰岛素抵抗、高脂血症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此外,肥胖症儿童在成年期发生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代谢和肝脏等与肥胖相关并发症的风险增加。

儿童肥胖症持续进入成人期的可能性与其初始发生的时间有关:

  • 婴儿期:低风险

  • 生后6个月至5岁儿童:25%

  • 6岁以后儿童:>50%

  • 如果父母亲中有一方是肥胖症患者,青春期儿童:>80%

在儿童肥胖症中,合理的目标是预防体重进一步增加而非体重减轻。具体措施是调整饮食和增加体育活动。增加一般活动和游戏的效果要比程序化的锻炼计划更好。儿童期参加体育活动能养成长期热爱运动的生活方式。限制久坐的活动(如看电视,使用电脑或手持设备)也有帮助。儿童期应避免采用药物和手术治疗,但是如果出现威胁生命的肥胖症并发症时可以实施。

儿童期控制体重和预防肥胖的措施对公共健康具有深远意义。这些措施应该在家庭、学校和初级保健计划中实施。

老年人

在美国,老年人群中发生肥胖症的百分比已经增加。

随着年龄老化,主要由于缺乏活动,也可能由于雄性激素、生长激素和炎性细胞因子的水平降低,导致体内脂肪成分增加、脂肪重新分布到腹部,以及肌肉萎缩。

老年人肥胖症并发症的危险性根据以下情况有所不同:

  • 体内脂肪分布(腹部脂肪分布增加)

  • 肥胖症持续的时间和严重程度

  • 肌肉瘦缩的情况

在老年人中,腰围增加反映了腹部脂肪的堆积,预示了并发症的可能性(例如高血压、糖尿病和冠心病),因此要比BMI值能更好地预测死亡风险。随着年龄的增长,脂肪往往在腰部堆积更多。

对于老人,医生可能会建议减少热量摄入量和增加体育活动。然而,如果老年患者希望大幅度减少它们的热量摄入,他们的饮食调整应当在医生监护下进行。体育活动还能增进肌力、耐力和改善全身健康状态;体育活动也能降低慢病(如糖尿病)的发生风险。这些活动应包括有强度和耐力的体育运动。

无论热量摄入是否需要限制,营养的适宜和平衡是首先应该考虑的。

在老年人中通常不主张使用减肥药(如西布曲明或者氟西汀),因其副作用可能大于治疗的有效性。但是奥利司他可以使用,尤其是伴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的老年肥胖症患者。各种器官功能正常的老年肥胖症患者可以考虑接受外科手术治疗。

预防

有规律的体育锻炼和健康的饮食方式能促进全面健康和控制体重,也有助于预防发生肥胖症和糖尿病。即或是体重下降不明显,但是能降低患心血管疾病的危险性。摄入膳食纤维可以降低患结肠癌和心血管疾病的危险性。

此外,充足和高质量的睡眠、调整紧张情绪、适量控制酒类等也是重要的预防措施。

关键点

  • 在美国,肥胖症及其并发症每年导致多达30万人过早死亡,使其成为仅次于吸烟的可预防性死亡原因。

  • 热量摄入过多和体育运动过少是大多数肥胖症发生的原因,但是遗传易感性和各种疾病(包括进食障碍)也可能是影响因素。

  • 采用BMI和腰围测量的方法筛查肥胖症,必要时可以通过测量皮褶厚度,或使用生物电阻抗分析进行身体成分分析。

  • 应该在肥胖患者中筛查常见的合并症,例如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糖尿病、血脂异常、高血压、脂肪肝和抑郁症。

  • 鼓励患者通过改变自己的膳食、增加体育运动,以及行为干预等途径,争取减轻体重5%至10%。

  • 如果患者的BMI≥30,或者BMI≥27并且存在并发症(例如,高血压,胰岛素抵抗),可以尝试用奥利司他、芬特明、芬特明/托吡酯联合用药、氯卡色林、环丙甲羟二羟吗啡酮、或者利拉鲁肽进行治疗。当然,对于极度肥胖者,手术是非常有效的。

  • 同时,应该鼓励所有患者进行体育锻炼、健康饮食、保障充足睡眠,以及缓解心理压力。

点击此处 进行患者培训
注: 此为专业版。 家庭用户: 点击此处进入家庭版
获得

其他感兴趣资源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