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沙东 诊疗手册

欢迎来到默沙东诊疗手册专业版医讯网站 本网站旨在为医药专业人员提供在线服务,如果您不是医药专业人员,建议您退出网站,登录默沙东中国官方网站了解相关信息。默沙东诊疗手册网站将对所有注册用户信息进行验证,医药专业人员必须接受并遵守用户协议条款才能使用本网站。如注册人员信息没能通过验证,默沙东诊疗手册网站有权终止该用户使用本网站的权利,在本网站每一网页下方均有链接功能,您可随时通过链接浏览用户使用协议条款与网站保护政策。

加载中

癌症治疗的方法

作者:

Bruce A. Chabner

, MD, 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Cancer Center;


Elizabeth Chabner Thompson

, MD, MPH, BFFL Co

最后一次全面审校/修订者 7月 2013| 内容末次修改日期 9月 2013
点击此处 进行患者培训
主题资源

癌症治疗有以下几种方法:

  • 外科手术

  • 放射治疗

  • 化学治疗

  • 内分泌治疗

  • 免疫治疗

通常是根据患者自身和肿瘤的特点以及患者的意愿,制定适合患者的综合治疗方案。

癌症治疗的5年无病生存率各种癌症不同治疗方法及联合治疗的生存率(见[XRef])。

外科手术

外科手术是治疗癌症最古老的有效方法,可以单独或联合其他治疗。原发肿瘤的大小、类型和部位决定手术的可行性和疗效。转移灶的存在会影响原发肿瘤的积极手术。

癌症患者手术风险增高的因素包括:

  • 年龄

  • 合并症

  • 癌症引起的体力下降

  • 伴癌综合征(少见— 伴癌综合征

由于食欲减退和肿瘤分解代谢的影响,癌症患者经常发生营养不良,这些因素可阻碍或延缓术后恢复。患者可出现中性粒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或凝血功能异常,增加败血症和出血的风险。因此,术前评估十分重要( 术前评估)。

表格
icon

癌症治疗的5年无病生存率

部位或类型

分期

5年无病生存率(%)

单纯手术

膀胱

0,A

81

B1

66

宫颈

I

94

结肠

I,II

81

子宫内膜

I

74

I,II

67

I,II

76

肺(非小细胞)

I

50–70

II

37

口腔

I,II

67–76

卵巢

I,II

72

前列腺

I

80

睾丸(非精原细胞瘤)

I

65

单纯放疗

宫颈

II,III

60

食管

10

霍奇金淋巴瘤

病理分期IA

80

I,II

76

肺(非小细胞)

Ⅲ M0(除肺上沟瘤)

9

鼻窦

I,II,III

35

鼻咽

I,II,III

35

非霍奇金淋巴瘤

病理分期I

60

前列腺

I,II

80

睾丸(精原细胞瘤)

II,III

84

化疗(有时联合放疗)

伯基特淋巴瘤

I,II,III

60

绒毛膜癌(女性)

所有分期

95

霍奇金淋巴瘤

IIIB,IVA,B

74

白血病(儿童,ALL)

I,II,III

85

白血病(儿童,ANLL)

50

白血病(45岁,ANLL)

40–50

白血病(45~65岁,ANLL)

25

白血病(>65岁,ANLL)

5

肺(小细胞)

局限期

25

淋巴瘤(弥漫大细胞)

II,III,IV

60

睾丸(非精原细胞瘤)

III

88

手术联合放疗

膀胱

B2,C

54

子宫内膜

II

62

下咽

II,III

33

肺(肺上沟瘤)

III M0

32

口腔

III

36

睾丸(精原细胞瘤)

I

94

手术联合化疗

结肠

III

70

卵巢(癌)

III,IV

15

放疗联合化疗

肛门(鳞状细胞癌)

70

中枢神经系统(髓母细胞瘤)

70~80

尤文肉瘤

所有分期

70

肺(小细胞)

局限期

25

手术、放疗联合化疗

乳腺(放疗和/或内分泌治疗)

I,II

70–90

胚胎性横纹肌肉瘤

所有分期

80

肾(Wilms瘤)

所有分期

80

口腔或下咽

III,IV

20–40

直肠

II,III

50–70

ALL=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ANLL=急性非淋巴细胞性白血病。

原发肿瘤手术

如果原发肿瘤没有发生转移,外科手术是可能治愈的。确定原发肿瘤周围正常组织的切缘是否完整,对于成功切除原发肿瘤和预防复发十分重要(如乳腺癌手术)。术中需要由病理医生做冰冻组织切片检查,如果切缘肿瘤细胞阳性,应立即行扩大切除术。但冰冻组织检查的准确性不如经过处理的染色组织。术后检查切缘组织有助于证实扩大切除术的必要性。

局部进展的原发肿瘤手术还需要进行受累区域淋巴结清扫、切除受侵犯的邻近器官或en bloc切除。 癌症治疗的5年无病生存率一些癌症单纯手术治疗的生存率(见[XRef])。

如果原发肿瘤已经广泛扩散到邻近正常组织,可能要延缓手术,可采用其他治疗方法(如化疗和放疗)使肿瘤缩小,以利于进一步切除。

转移灶手术

如果肿瘤转移到区域淋巴结,首选非手术治疗,如局部进展期肺癌或头颈部癌。单发转移,特别是肺或肝转移,有时可以手术切除,可能治愈。

转移灶数目不多的患者,特别是肝、脑或肺转移,可能从原发灶和转移灶的手术中获益。例如结肠癌肝转移,如果肝转移灶小于4个并且有足够的肿瘤切缘,术后5年生存率可达30%~40%。

肿瘤减瘤术

像大多数卵巢癌,如果不能切除所有肿瘤组织时,常选择肿瘤减瘤术(减少肿瘤负荷的手术)。肿瘤减瘤术可增加残留肿瘤组织对于其他治疗方法的敏感性,但机制尚不明确。如果可行的话,即使已有转移,肾细胞癌和卵巢癌的原发病灶也应该手术切除。在儿童实体肿瘤中,肿瘤减瘤术也有很好的效果。

姑息性手术

如果肿瘤不可根治或患者不能接受根治性治疗所致的不良反应时,可考虑选择姑息性手术,以缓解症状、改善生活质量。姑息性手术切除肿瘤可控制疼痛、降低出血的风险或缓解重要脏器的梗阻(如肠道、泌尿道)。如果出现近端梗阻,可能需要行胃造瘘术或空肠造瘘置管术,以便提供营养支持。

重建手术

在肿瘤切除术后进行重建手术可提高患者的舒适度或生活质量(如乳房切除术后的乳房重建术)。

放射治疗

癌症治疗的5年无病生存率放疗能够治疗许多恶性肿瘤(见[XRef]),尤其是那些局限的或者放射野能够全部包绕的肿瘤。放疗联合手术(治疗头颈部癌、喉癌或子宫癌)或联合化疗和手术(治疗肉瘤、乳腺癌、食管癌、肺癌或直肠癌)可以提高治愈率。与传统手术相比,可以缩小手术的范围。

对于不可治愈的癌症,放疗可以明显缓解症状:

  • 脑肿瘤:改善患者功能,预防神经系统并发症

  • 压迫脊髓的肿瘤:防止神经损伤进一步加重

  • 上腔静脉综合征:缓解静脉阻塞

  • 疼痛的骨病变:常可缓解症状

放疗在破坏肿瘤细胞的同时也会损伤一部分正常细胞。因此,在治疗恶性肿瘤时,必须权衡治疗的可能获益以及正常组织损伤的风险。影响放疗疗效的因素很多,包括:

  • 放疗的性质(方式、时间、范围和剂量)

  • 肿瘤的特性(细胞周期、氧合情况、分子特性及放疗敏感性)

一般来说,放疗可针对性地破坏高代谢和高增殖的癌细胞,而正常组织能够更有效地自我修复,从而最大限度地消灭肿瘤。

放疗过程中还需要考虑下列问题:

  • 治疗时间(关键)

  • 剂量分割(关键)

  • 所设照射野内的正常组织或邻近组织

  • 靶区范围

  • 放射束的配置

  • 剂量分布

  • 最适合患者情况的方式和剂量

治疗应根据肿瘤生长的细胞动力学而定,以期最大限度地杀伤肿瘤,同时保护正常组织。

放疗开始前,患者的定位要准确。常用泡沫模具或塑料面具以确保连续治疗的准确定位。有的使用激光引导的传感器。标准放疗包括姑息性放疗(大剂量,每天1次,共3周)和根治性放疗(小剂量,每天1次,每周5天,共6周~8周)。

放疗的方法

放疗有多种不同的方法。

外照射采用光子束(γ-射线)、电子束或质子束。最常用的放疗方法是使用直线加速器发射γ 射线。适形放疗技术可以减少放射野边缘的散射,从而限制邻近正常组织的放射剂量。电子束放疗的组织穿透力弱,适用于皮肤或表浅的癌症。根据穿透深度和肿瘤类型,采用不同能量的电子束。质子放疗用途有限,但某些方面优于γ-射线,可以在距离体表深部组织集聚能量,而γ-射线会损伤放射束沿线的所有组织。质子放疗还能确保精确的照射边界,减少邻近组织的损伤,特别适合治疗眼部、颅底和脊柱肿瘤。

[B] 立体定向放射治疗 [/B]是具有精确立体定向性的放射外科技术,能够向颅内或其他部位的小肿瘤进行一次高剂量或多次分割剂量的照射。常用于治疗中枢神经系统的转移瘤。优点在于能够完全消除无法手术切除的肿瘤,而且不良反应小。缺点是治疗范围有限,高剂量放疗有可能损伤邻近组织。另外,不适用于所有部位的肿瘤,患者绝对不能移动,照射区域必须完全固定。

近距离放射治疗是将放射源植入瘤床(如前列腺或宫颈),通常在CT或超声引导下放置。与体外分割放疗相比,近距离放疗能够达到更高的有效剂量,而且持续时间更长。

[B] 全身放射性核素治疗[/B] 适用于具有特异性受体、能够摄取核素的肿瘤(如治疗甲状腺癌的放射性碘)或者放射性核素与单克隆抗体结合(如碘-131联合托西莫单抗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核素还能治疗全身性骨转移(如治疗前列腺癌的放射性锶)。

其他的药物或治疗方法,尤其是化疗,可以增加肿瘤组织对放疗的敏感性,从而提高疗效。

不良反应

放疗会损伤所有邻近的正常组织。

急性反应取决于照射范围,包括:

  • 嗜睡

  • 乏力

  • 黏膜炎

  • 皮肤表现(红斑、瘙痒和脱屑)

  • 食管炎

  • 肺炎

  • 肝炎

  • 胃肠道症状(恶心、呕吐、腹泻和里急后重)

  • 泌尿生殖道症状(尿频、尿急和排尿困难)

  • 血细胞减少

早期发现和治疗这些不良反应,不仅有利于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而且有利于确保治疗的连续性,长时间地中断治疗会使肿瘤重新生长。

[B] 迟发性反应 [/B] 包括眼睛在照射野内会引起白内障、角膜炎和视网膜病变。迟发性反应还包括垂体功能减退、口腔干燥、甲状腺功能减退、肺炎、心包炎、食道狭窄、肝炎、溃疡、胃炎、肾炎、不育症和肌肉挛缩。如果需要进行手术,对正常组织的照射会影响组织的愈合。例如,头颈部放疗会影响牙科手术的恢复(如牙修补和拔牙),因此,放疗应当在牙科手术完成后进行。

放疗会增加发生其他恶性肿瘤的风险,尤其是白血病、照射野的肉瘤、甲状腺癌和乳腺癌。放疗后的5~20年发病率最高,还取决于放疗时患者的年龄。例如,与成年女性患者相比,青春期的女性霍奇金淋巴瘤在胸部放疗后发生乳腺癌的风险更高。

化学治疗

最佳的化疗药物只针对和破坏癌细胞。这种药物几乎不存在。常用化疗药物及其不良反应(见 常用抗肿瘤药物)。

表格
icon

常用抗肿瘤药物

药名

作用机制

适应症

毒性和注意事项

抗代谢药物:抗叶酸药物

甲氨蝶呤

与二氢叶酸还原酶结合,干扰胸苷酸合成

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绒毛膜癌(女性)

头颈部癌

淋巴瘤

骨肉瘤

卵巢癌

黏膜溃疡

骨髓抑制

肾功能不全,有腹水时毒性增加(药物池)

甲酰四氢叶酸在24小时内解救(10~20mg,q6h,连用10次)毒性可逆转

培美曲塞

抑制胸苷酸合成酶

肺癌

间皮瘤

卵巢癌

骨髓抑制

黏膜溃疡

抗代谢药物:抗嘌呤药物

克拉屈滨

抑制核糖核酸还原酶

白血病

淋巴瘤

骨髓抑制

免疫抑制

氯法拉滨

抑制DNA合成

难治性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至少二线化疗失败

骨髓抑制

免疫抑制

恶心

腹泻

氟达拉滨

抑制DNA合成,抑制核糖核酸还原酶

白血病

淋巴瘤

骨髓抑制

免疫抑制

自身免疫反应

6-巯基嘌呤

阻断嘌呤合成

急性白血病

骨髓抑制

免疫抑制

奈拉滨

抑制DNA合成

白血病

淋巴瘤

骨髓抑制

免疫抑制

喷司他丁

抑制DNA合成

白血病

骨髓抑制

免疫抑制

恶心

呕吐

抗代谢药物:抗嘧啶药物

卡培他滨

抑制胸苷酸合成酶

乳腺癌

胃肠道肿瘤

黏膜炎

脱发

骨髓抑制

腹泻

呕吐

手足触痛

溃疡

阿糖胞苷

嵌入DNA链,终止其延长

急性白血病(尤其是非淋巴细胞性)

淋巴瘤

骨髓抑制

恶心

呕吐

小脑毒性(高剂量时)

结膜毒性(高剂量时)

皮疹

5-氟尿嘧啶

抑制胸苷酸合成酶

乳腺癌

胃肠道肿瘤

黏膜炎

脱发

骨髓抑制

腹泻

呕吐

吉西他滨

嵌入DNA链,终止其延长,抑制核糖核酸还原酶

膀胱癌

肺癌

胰腺癌

骨髓抑制

溶血性尿毒症综合征

羟基脲

抑制核糖核酸还原酶

慢性髓白血病

骨髓抑制

生物反应调节剂

干扰素α

抗增殖效应

慢性髓白血病

毛细胞白血病

卡波西肉瘤

淋巴瘤

黑色素瘤

肾细胞癌

疲乏

发热

肌痛

关节痛

骨髓抑制

肾病综合征(罕见)

博来霉素类

博来霉素

使DNA链断裂

淋巴瘤

鳞状细胞癌

睾丸癌

过敏反应

畏寒和发热

皮疹

肺纤维化(剂量超过200mg/m2时)

经肾排泄

DNA烷化剂:亚硝脲类

卡莫司汀

使DNA烷化,限制DNA链解解和复制

脑瘤

淋巴瘤

骨髓抑制

肺毒性(纤维化)

肾毒性

洛莫司汀

使DNA烷化,限制DNA链解旋和复制

脑瘤(星形细胞瘤和胶质母细胞瘤)

骨髓抑制

肺毒性(迟发性)

肾毒性

DNA交叉连接药物和烷化剂

苯达莫司汀

苯丁酸氮芥

环磷酰胺

异环磷酰胺

二氯甲基二乙胺(氮芥)

美法仑

与DNA形成共价加合物,使DNA链断裂

乳腺癌

慢性淋巴细胞白细胞

神经胶质瘤

霍奇金淋巴瘤

淋巴瘤

多发性骨髓瘤

小细胞肺癌

睾丸癌

脱发(高剂量静脉注射时)

恶心

呕吐

骨髓抑制

出血性膀胱炎(特别是环磷酰胺和异环磷酰胺),可用美司那解救

诱导突变

继发性白血病

无精症

永久不育(有可能)

氮烯咪胺

替莫唑胺

与DNA形成共价加合物

黑色素瘤

恶性神经胶质瘤

中性粒细胞减少

恶心

呕吐

继发性白血病

甲基苄肼

机制不明

霍奇金淋巴瘤

中性粒细胞减少

恶心

呕吐

继发性白血病

天门冬酰胺酶

消耗白血病细胞依赖的天门冬酰胺

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急性过敏反应

高热

胰腺炎

高血糖

低纤维蛋白原血症

激素类

比卡鲁胺

氟他胺

与雄激素受体结合

前列腺癌

性欲减退

潮热

男子乳房发育

氟维司群

与雌激素受体结合

转移性乳腺癌

恶心

呕吐

便秘

腹泻

腹痛

头痛

背痛

潮热

咽炎

醋酸亮丙瑞林

抑制促性腺激素分泌

前列腺癌

潮热

性欲减退

注射部位刺激

醋酸甲地孕酮

孕激素受体激动剂

乳腺癌

子宫内膜癌

体重增加

液体潴留

他莫昔芬

与雌激素受体结合

乳腺癌

潮热

高钙血症

深静脉血栓形成

激素类:芳香化酶抑制剂

阿那曲唑

依西美坦

来曲唑

阻断雄激素转化为雌激素

乳腺癌

骨质疏松

潮热

单克隆抗体

阿仑单抗

与B细胞和T细胞结合

淋巴瘤

免疫抑制

贝伐珠单抗

与血管内皮生长因子结合

结肠癌

肾癌

过敏反应

出血

高血压

Brentuximab vedotin(本妥昔单抗与抗有丝分裂药澳瑞他汀E结合)

与淋巴细胞的CD30结合

淋巴瘤

进行性多灶性白质脑病

由于肺毒性,禁与博莱霉素联用

吉妥珠单抗

与白血病细胞的CD33结合

急性髓白血病

骨髓抑制

替伊莫单抗

与淋巴细胞的CD20结合

淋巴瘤

释放射线到肿瘤细胞

伊匹单抗

抗-CTLA-4

不能手术或晚期转移性黑色素瘤

结肠炎

肝炎

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症

碘-131托西莫单抗

与淋巴细胞的CD20结合

淋巴瘤

骨髓抑制

发热

皮疹

奥法木单抗

与淋巴细胞的CD20结合

氟达拉滨和阿仑单抗耐药的CLL

骨髓抑制

利妥昔单抗

与B细胞的CD20结合

B细胞淋巴瘤

过敏反应

免疫抑制

曲妥珠单抗

与HER2/neu受体结合

乳腺癌

过敏反应

心脏毒性

其他抗生素类

丝裂霉素

具有双重功能的烷化剂,抑制DNA合成

乳腺癌

结肠癌

胃腺癌

肺癌

膀胱移行细胞癌

局部渗出引起组织坏死

骨髓抑制,在治疗后4周~6周出现白细胞和血小板减少

脱发

嗜睡

发热

溶血性尿毒症综合征

铂类

卡铂

形成DNA链内及链间的交叉连接

乳腺癌

肺癌

卵巢癌

骨髓抑制

周围神经病

顺铂

形成DNA链内及链间的交叉连接

膀胱癌

乳腺癌

头颈部癌

胃癌

肺癌(尤其是小细胞)

睾丸癌

贫血

耳毒性

恶心

呕吐

周围神经病

骨髓抑制

奥沙利铂

形成DNA链内及链间的交叉连接

结肠癌

骨髓抑制

神经性咽痛

周围神经病

蛋白酶体抑制剂

硼替佐米

卡非佐米

抑制蛋白酶体功能

多发性骨髓瘤

骨髓抑制

腹泻

恶心

便秘

周围神经病

抗微管药物(植物类):紫杉类

多西他赛

促进微管蛋白聚合

乳腺癌

头颈部癌

肺癌

卵巢癌

骨髓抑制

脱发

皮疹

液体潴留

卡巴他赛

紫杉醇(溶液或白蛋白结合微球)

促进微管蛋白聚合

膀胱癌

乳腺癌

头颈部癌

肺癌

卵巢癌

骨髓抑制

脱发

肌痛

关节痛

神经病变

抗微管类药物(植物类):长春碱类

长春花碱

抑制微管蛋白聚合,终止有丝分裂

乳腺癌

尤文肉瘤

白血病

淋巴瘤

睾丸癌

脱发

骨髓抑制

周围神经病

长春新碱

抑制微管蛋白聚合,终止有丝分裂

急性白血病

淋巴瘤

周围神经病

肠梗阻

抗利尿激素分泌异常综合征

长春瑞滨

抑制微管蛋白聚合,终止有丝分裂

乳腺癌

肺癌

骨髓抑制

神经病变

拓扑异构酶抑制剂:蒽环类

柔红霉素

伊达比星

抑制拓扑异构酶Ⅱ,使DNA链断裂

白血病

骨髓抑制

心脏毒性累积剂量超过1000mg/m2

多柔比星

抑制拓扑异构酶Ⅱ,使DNA链断裂

急性白血病

乳腺癌

肺癌

淋巴瘤

恶心

呕吐

脱发

骨髓抑制

心脏毒性,累积剂量超过> 550mg/m2 2

表柔比星

抑制拓扑异构酶Ⅱ,使DNA链断裂

急性髓白血病

乳腺癌

胃癌

骨髓抑制

心脏毒性累积剂量>1000mg/m2

拓扑异构酶抑制剂:喜树碱类

伊立替康

抑制拓扑异构酶Ⅰ

结肠癌

肺癌

直肠癌

腹泻

骨髓抑制

脱发

拓扑替康

抑制拓扑异构酶Ⅰ

卵巢癌

小细胞肺癌

骨髓抑制

拓扑异构酶抑制剂:鬼臼毒素类

依托泊苷

替尼泊苷

抑制拓扑异构酶Ⅱ,使DNA链断裂

急性白血病

霍奇金淋巴瘤

淋巴瘤

肺癌(尤其是小细胞)

睾丸癌

恶心

呕吐

骨髓抑制

周围神经病

肾衰时毒性增加

中性粒细胞减少

经肝、肾排泄

米托蒽醌

抑制拓扑异构酶Ⅱ,使DNA链断裂

急性白血病

淋巴瘤

中性粒细胞减少

恶心

呕吐

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博舒替尼

达沙替尼

伊马替尼

尼洛替尼

普纳替尼

抑制BCR-ABL激酶和c-kit激酶

慢性髓白血病

胃肠间质瘤

白细胞减少

肝毒性

水肿

克唑替尼

抑制EML-4 / ALK激酶

非小细胞肺癌

腹泻

肝毒性

厄洛替尼

吉非替尼

抑制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非小细胞肺癌

痤疮

腹泻

肺炎

拉帕替尼

抑制HER2/neu活性

抑制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乳腺癌

腹泻

恶心

皮疹

呕吐

疲劳

培唑帕尼

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

肉瘤

高血压

蛋白尿

肝毒性

QT间期延长

索拉非尼

抑制细胞内和细胞表面激酶(如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

肝细胞癌

肾癌

高血压

蛋白尿

舒尼替尼

抑制受体酪氨酸激酶(C-kit)

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

胃肠间质瘤

肾癌

高血压

蛋白尿

伤口愈合不良

肠穿孔

凡德他尼

抑制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

表皮生长因子受体

甲状腺癌

尖端扭转型室性心动过速

威罗菲尼

B-Raf酪氨酸激酶

黑色素瘤

腹泻

肝毒性

细胞毒药物通常静脉给药,而靶向药物一般口服。长时间频繁给药需要植入皮下静脉输液装置(中心或外周)、多腔外导管或经外周中心静脉置管。

化疗会出现耐药。明确的机制包括靶基因过表达、靶基因突变、发生替代途径、肿瘤细胞引起药物失活,肿瘤细胞凋亡缺陷和激素类药物的受体丧失。细胞毒药物最具代表性的机制是♦ MDR-1 ♦基因过表达,这是一种细胞膜转运体,使某些药物泵到细胞外(如长春碱类、紫杉类和蒽环类)。目前尚无法改变MDR-1的功能从而防止耐药。

细胞毒药物

传统的细胞毒性化疗破坏细胞DNA,除了杀灭癌细胞,也杀死许多正常细胞。抗代谢药物,如5-氟尿嘧啶和甲氨蝶呤是细胞周期特异性药物,没有线性量效关系。与此相反,其他化疗药物(如DNA交叉连接药物,即烷化剂)有线性量效关系,剂量越大,杀灭的肿瘤细胞越多,毒性反应也越大。超大剂量时,DNA交叉连接药物可引起骨髓再生障碍,需要骨髓/干细胞移植以恢复骨髓功能。

单药化疗可治愈某些肿瘤(如绒毛膜癌和毛细胞白血病)。不同作用机制和毒性反应的药物联合方案常用以提高杀灭肿瘤细胞的能力、减少剂量限制性毒性反应并降低耐药的可能性。这些方案可以获得较高的治愈率(如急性白血病、睾丸癌、霍奇金淋巴瘤、非霍奇金淋巴瘤、小细胞肺癌和鼻咽癌等)。多药联合方案通常是固定的药物组合,多周期重复给药。各周期之间的间歇期应当是正常组织恢复的最短时间。持续静脉输注可提高一些细胞周期特异性药物(如5-氟尿嘧啶)杀灭肿瘤细胞的能力。

应当权衡每一位患者可能出现的严重毒性反应和疗效。在应用器官特异毒性化疗药物前,应评估靶器官的功能(如多柔比星前做超声心动图)。某些患者需要调整药物剂量或者禁用某些药物,如慢性肺病(博来霉素)、肾功能衰竭(甲氨蝶呤)和肝功能损害(紫杉类)。

尽管有这些预防措施,细胞毒化疗还是经常会出现不良反应,常影响到那些更新代谢率高的正常组织,如骨髓、毛囊和胃肠道上皮细胞。

治疗2~3周期后要做影像学检查(如CT、MRI和PET)评估疗效。如果疗效确切,则继续治疗。如果疾病进展,治疗方案需要修改或停止。如果疾病稳定而且患者能够耐受化疗,可以考虑继续治疗。但疾病最终还是会进展的。

内分泌治疗

内分泌治疗是采用激素受体激动剂或拮抗剂改变肿瘤的进程,可单独使用或联合其他治疗方法。

前列腺癌的发生与雄激素有关,内分泌治疗特别有效。在肿瘤细胞上表达激素受体的其他癌症(如乳腺癌和子宫内膜癌)常可通过激素拮抗或阻断治疗缓解病情。激素类药物可阻断垂体激素的分泌(促黄体激素释放激素激动剂)、阻断雄激素受体(比卡鲁胺和恩杂鲁胺)或 ♦ 雌激素 ♦ 受体(他莫昔芬),通过芳香化酶抑制剂(来曲唑)阻断雄激素向 ♦ 5雌激素 ♦转化 或抑制肾上腺的雄激素合成(阿比特龙)。所有激素受体阻滞剂都会引起激素缺乏症,如潮热,雄激素拮抗剂还可引起代谢综合征,增加糖尿病和心脏病的风险。

泼尼松是一种糖皮质类固醇,也是内分泌治疗药物,常用于治疗淋巴造血系统来源的肿瘤(如淋巴瘤、淋巴细胞白血病和多发性骨髓瘤)。

生物反应调节剂

干扰素是免疫系统的细胞合成的蛋白质,对外源性抗原(病毒、细菌及其他外源细胞)具有生理性免疫保护作用。药理剂量的干扰素可缓解一些恶性肿瘤,包括毛细胞白血病、慢性髓白血病、局部晚期黑色素瘤、转移性肾细胞癌和卡波西肉瘤。干扰素的主要毒性反应包括疲乏、抑郁、恶心、白细胞减少、畏寒、发热和肌痛。

白介素主要是由活化T细胞分泌的白介素-2,用于治疗转移性黑色素瘤,在肾细胞癌治疗中也有一定疗效。

伊匹单抗可促进自身免疫反应,具有治疗黑色素瘤和其他肿瘤的作用。

诱导分化药物

这些药物能诱导恶性肿瘤细胞的分化。全反式维甲酸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性白血病非常 有效。这类药物还包括砷化合物和去甲基化药物氮杂胞苷和地西他滨。这些药物单独应用疗效短暂,但在预防以及与其他细胞毒药物联合等方面很有希望。

抗血管生成药物

实体瘤分泌的生长因子促进新生血管的形成,以维持肿瘤生长。抑制这一过程的药物有几种。沙利度胺作用很多,抗血管生成是其中之一。贝伐珠单抗是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单克隆抗体,可有效治疗肾癌和结肠癌。VEGF受体抑制剂如索拉菲尼和舒尼替尼,也可以有效治疗肾癌、肝细胞癌和其他肿瘤。

信号转导抑制剂

许多上皮性肿瘤具有激活信号通路的基因突变,引起肿瘤不断增殖和分化障碍。这些突变的通路包括生长因子受体及其下游蛋白,将信号从细胞表面的生长因子受体传递到细胞核。临床应用的药物有三种:伊马替尼(Bcr-Abl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治疗慢性髓白血病),厄洛替尼和吉非替尼(表皮生长因子受体抑制剂)。其他信号通路抑制剂正在研究阶段。

单克隆抗体

单克隆抗体直接作用于特定的肿瘤抗原,有一定的抗肿瘤活性( 癌症的免疫治疗 : 被动性体液免疫治疗)。曲妥珠单抗是一种抗HER-2或ErbB-2蛋白的抗体,与化疗联合能有效治疗HER-2表达阳性的转移性乳腺癌。抗肿瘤细胞表面CD抗原(如CD20和CD33)的抗体可用于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利妥昔单抗,抗CD20抗体)和急性髓白血病(吉妥珠单抗,与强效毒素相连的抗体)。

单克隆抗体与放射性核素结合可提高疗效,如替伊莫单抗,用于治疗非霍奇金淋巴瘤。

疫苗

疫苗已进行了广泛的研究,用于触发或增强免疫系统抗肿瘤细胞反应。一般来说,没有带来什么益处。然而,最近研究显示,一种自体树突细胞介导的免疫疗药物sipuleucel-T可延长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期。

一种修饰患者T细胞的新方法正在研究中,用于识别和靶向肿瘤相关抗原(如CD19)。初步报告显示,能改善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和某些化疗耐药的急性白血病患者的病情。

多学科治疗和辅助化疗

尽管一些肿瘤进行了积极的外科手术或放射治疗,复发风险仍然很高,辅助化疗可预防复发。综合治疗(如放疗、化疗和外科手术)的应用越来越多,有助于保留器官和器官功能。

辅助治疗

辅助治疗是在外科手术 以后 进行的全身化疗或局部放疗以消灭残存的肿瘤微小病灶,高危复发的患者可从中获益。一般是根据原发肿瘤的局部浸润程度、阳性淋巴结数目以及肿瘤细胞的形态学和生物学特性而定。辅助化疗可提高乳腺癌和结直肠癌患者的无病生存期和治愈率。

新辅助治疗

新辅助治疗是在外科手术之前进行的化疗、放疗或联合放化疗,可提高手术切除率并保留局部器官的功能。例如,头颈部癌、食道癌和直肠癌的新辅助治疗可缩小手术范围。新辅助治疗的另一优点是能够评价治疗的疗效。如果对原发肿瘤的新辅助治疗无效,就不可能清除微转移病灶,这时应当考虑调整治疗方案。新辅助治疗可改变肿瘤的大小和边缘,使组织学上的阳性淋巴结转化为阴性,肿瘤真正的病理分期变得模糊不清,临床分期错综复杂。新辅助治疗可提高炎性和局部进展期乳腺癌、IIIA期肺癌、鼻咽癌和膀胱癌患者的生存率。

骨髓/干细胞移植

造血干细胞移植骨髓或干细胞移植是治疗难治性淋巴瘤、白血病和多发性骨髓瘤的主要方法(详见相关章节[XRef])。

基因治疗

基因治疗是目前研究的热点,治疗方法包括反义治疗、病毒载体转染、瘤体内DNA注射、通过基因修饰增强肿瘤细胞的免疫原性、改变免疫细胞以增强其抗肿瘤活性。

点击此处 进行患者培训
注: 此为专业版。 家庭用户: 点击此处进入家庭版
获得

其他感兴趣资源

最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