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沙东 诊疗手册

欢迎来到默沙东诊疗手册专业版医讯网站 本网站旨在为医药专业人员提供在线服务,如果您不是医药专业人员,建议您退出网站,登录默沙东中国官方网站了解相关信息。默沙东诊疗手册网站将对所有注册用户信息进行验证,医药专业人员必须接受并遵守用户协议条款才能使用本网站。如注册人员信息没能通过验证,默沙东诊疗手册网站有权终止该用户使用本网站的权利,在本网站每一网页下方均有链接功能,您可随时通过链接浏览用户使用协议条款与网站保护政策。

加载中

胃肠炎概述

作者:

Thomas G. Boyce

, MD, MPH,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School of Medicine

最后一次全面审校/修订者 5月 2017| 内容末次修改日期 5月 2017
点击此处 进行患者培训
主题资源

胃肠炎指胃、小肠及大肠黏膜炎症。尽管胃肠炎也可在药物和化学性毒物(如,金属、部分植物成分)摄入后发生,但大多数是感染性胃肠炎。摄入途径可能是食品、水、或通过人与人传播。在美国,估计每年6人里有1人感染食物传染疾病。症状主要表现为厌食、恶心、呕吐、腹泻和腹部不适。虽然可以选用的免疫学检测方法越来越多,但仍主要靠临床检查或粪便培养来诊断。主要是对症治疗,寄生虫或某些细菌感染需要特殊的抗感染治疗。

胃肠炎通常使人感不适,但为自限性。其导致的水、电解质丢失对健康成人来说仅仅带来不适感,但是对不能耐受这种丢失的婴幼儿( 儿童脱水)、老人、免疫抑制者或同时患有其他严重疾病患者有巨大影响。就全球范围而言,每年约有150万儿童死于感染性胃肠炎。尽管这一数字很高,但已跌至既往死亡率1/2~1/4。死亡率下降可能与许多地区的涉水卫生改善以及适当的口服补液治疗婴幼儿腹泻有关。

病因

感染性胃肠炎可以由病毒、细菌、或寄生虫引起。有关多种特异性病原微生物深入讨论,见感染性疾病章节。

病毒性胃肠炎

常见的病毒有:

  • 诺如病毒

  • 轮状病毒

在美国,病毒感染是引起胃肠炎的最常见病因。病毒感染小肠绒毛状上皮细胞。这会引起水盐丢失到肠腔;有时候,碳水化合物吸收不良会导致渗透性腹泻而加重症状。通常为水样泻。炎症性腹泻(痢疾)不常见,此时粪便中有白细胞和红细胞或血块。大多数的胃肠炎由以下四类病毒引起:绝大数由诺如病毒和轮状病毒所致,之后依次是星状病毒和肠腺病毒。

诺如病毒 可感染各个年龄段的人。自引进轮状病毒疫苗以来,诺如病毒已成为美国人群包括儿童在内的急性胃肠炎的最常见原因。其感染无明显季节性,但80%发生于十一月至四月间。诺如病毒现在是所有年龄组散发性和流行性病毒性胃肠炎的主要原因;然而,感染高峰年龄为6个月至18个月龄。可出现严重的水源性和食源性病毒感染爆发。病由于其高度传染性,也会发生人际传播。大多数的游轮上和养老院内的胃肠炎疫情由该病毒引起。潜伏期为24至48小时。

在全球范围内,轮状病毒 为年幼儿中散发、严重、脱水性腹泻中最常见病因(发病高峰年龄为3~15月龄)。自 常规轮状病毒免疫引入美国以来,其在美国的发病率已下降约80%。轮状病毒有很高的传染性;多数经粪-口途径传染。成人可以在与感染婴儿密切接触后被感染。成人病情通常较轻。潜伏期为1~3天。在气候温和地区,大多数感染发生于冬季。在美国,轮状病毒感染每年11月始于西南部,至次年3月份在东北部结束。

星状病毒 感染见于任何年龄段,但主要影响婴儿及幼儿。感染最常见于冬季。通过粪-口途径传播。潜伏期3~4天。

腺病毒 是儿童病毒性胃肠炎中第4位最常见病因。感染无明显的季节性,但夏季感染会有轻度增加,主要影响 < 2岁儿童。通过粪-口途径传播。潜伏期为3~10日。

在免疫功能缺陷的病人中,其他病毒(如,巨细胞病毒肠病毒)也会导致胃肠炎。

细菌性胃肠炎

常见的细菌有

细菌性胃肠炎比病毒性胃肠炎少见。细菌性胃肠炎有多种发病机制。

肠毒素由部分菌种(如,霍乱弧菌,产毒素性 大肠杆菌)产生。它们黏附但并不侵入肠黏膜。肠毒素破坏肠道吸收功能,通过刺激腺苷环化酶致水、电解质分泌,导致水样泻。难辨梭状芽胞杆菌也会产生类似的毒素。

外毒素 可存在于受污染的食物中,进而被摄入体内。毒素由某些细菌产生的(例如,, 金黄色葡萄球菌,蜡样芽胞杆菌,产气荚膜梭菌Clostridium perfringens 产气荚膜梭菌性食物中毒).细菌感染时,外毒素也可以导致胃肠炎。这些毒素通常会在摄入污染食物12小时内,引起恶心、呕吐、腹泻等症状。症状在36小时内缓解。

其他粘膜侵袭性细菌(如志贺氏菌,沙门氏菌,弯曲杆菌, 难辨梭状芽孢杆菌,部分 大肠杆菌 亚型)侵入小肠或结肠黏膜,引起显微镜下溃疡、出血、富含蛋白的液体渗出,电解质以及水的分泌。不管病原微生物是否产生肠毒素,都可能出现这样的侵袭过程及其后果。腹泻时粪便中含白细胞、红细胞,有时可有肉眼血便。

沙门氏菌弯曲杆菌 在美国是引起腹泻的最常见细菌。这两种感染都常来自于未煮熟肉类,亦可能来源于未行巴氏消毒的牛奶。弯曲杆菌偶尔可通过腹泻的狗或猫进行传播。食用欠熟的鸡蛋或接触爬行动物可感染沙门氏菌志贺氏菌是美国腹泻病中第三大常见细菌,通常是人际传播,但也可爆发食源性疫情。志贺氏痢疾杆菌I型(美国未见)可以产生志贺类毒素,从而导致溶血尿毒综合征的发生。

几种不同的 大肠杆菌亚型可导致腹泻的发生。不同亚型感染的流行病学特点及临床表现也不同:

  • 出血性 大肠杆菌在美国是最有临床意义的细菌亚型。它可以产生志贺毒素导致血性腹泻(出血性结肠炎)。 因此,这些亚型有时被称为产志贺毒素 大肠杆菌 (STEC)。大肠杆菌O157:H7是美国最常见的出血性大肠杆菌亚型。 未煮熟的碎牛肉,未经高温消毒的牛奶和果汁以及受污染的水都是可能感染源。人与人之间的传播在日托机构中很常见。在一些娱乐场所(例如水池,湖泊,水上公园),有水源性疫情爆发的报道。溶血尿毒综合征是一种严重并发症,发生于5%~10%的STEC病例(10~15%的O157:H7病例)中,最常见于幼儿及年长者。

  • 产毒性 大肠杆菌产生两种毒素(一种类似于霍乱毒素),导致水样腹泻。此亚型是到发展中国家旅游时旅行者腹泻最常见病因。

  • 致病性大肠杆菌 大肠杆菌导致水样腹泻。这种亚型曾经是幼托机构腹泻暴发常见原因,但现今较为罕见。

  • 侵袭性大肠杆菌 导致血性或非血性腹泻,其感染主要发生在发展中国家。该感染在美国较罕见。

  • 肠聚集性 大肠杆菌 所导致的腹泻比其他亚型更轻,但持续更长时间。与其他一些亚型一样,它在发展中国家更常见,可能是旅行者腹泻的病因。

其中每一个 大肠杆菌 亚型都可以通过PCR在粪便中检测到,检测通常采用多重聚合酶链反应。有时多种生物体被同时检测到,其临床意义尚不清楚。

过去, 难辨梭状芽胞杆菌感染几乎仅见于接受抗生素治疗的住院患者。20世纪末,随着美国高毒性NAP1菌株出现,有多例社区感染病例报道。

其余细菌亦可致胃肠炎,但多数在美国不常见。结肠炎耶尔森杆菌 可导致胃肠炎,或引起类似阑尾炎的综合征。可通过未煮熟猪肉、未消毒牛奶或者污染水源传播。食用未煮熟海鲜后可感染弧菌 (如,副溶血霍乱弧菌),进而引起腹泻。霍乱弧菌 在发展中国家可致严重脱水性腹泻,自然灾害后或难民营中需尤其关注该感染。李斯特菌 很少会导致食源性胃肠炎,但更易导致孕妇,新生儿(见 新生儿李斯特菌病)或老年人的血流感染或脑膜炎。产气单胞菌属感染可由在污染水源中游泳、饮用污染淡水或咸水所致。生吃贝类或者至发展中国家热带区域旅行,可能感染类志贺邻单胞菌,导致腹泻。

寄生虫性胃肠炎

常见的寄生虫有:

某些肠道寄生虫,尤其是 肠贾地鞭毛虫(蓝氏贾地鞭毛虫))可黏附或侵入肠道黏膜,从而引起恶心、呕吐、腹泻和全身不适。贾第鞭毛虫病在美国及全球范围均可见。该病可以成为慢性病,引起吸收不良综合征。通过人际传播(常见于日间护理中心)或饮用污染水源所致。

小隐孢子虫可引起水样泻,伴上腹部绞痛、恶心和呕吐。在健康者中,疾病多呈自限性,持续两周左右。但免疫缺陷患者症状可能较严重,可出现水、电解质大量丢失。饮用污染的水是隐孢子虫感染最常见原因。因氯气难以将其杀灭,故在美国,隐孢子虫是游乐设施用水传播疾病的最常见病因,导致大约四分之三的疫情爆发。

其他寄生虫感染也可出现类似隐孢子虫病症状:如环孢子虫、见于免疫缺陷患者的贝氏孢子球虫(等孢子球虫)及某些微孢子虫(如, 毕氏肠微孢子虫, 肠脑炎微孢子虫)。溶组织内阿米巴(见阿米巴病)是发展中国家亚急性出血性腹泻病常见病因;美国则罕见。

症状及体征

胃肠炎症状的特征和轻重程度不一。总体而言,症状为骤然起病、伴厌食、恶心、呕吐、腹鸣、腹痛、腹泻(伴或不伴黏液血便)。亦可见周身不适、肌痛和虚脱。可有腹胀及轻度腹部压痛;严重患者可能有肌卫。有时可触及胀气肠袢。即使无腹泻,听诊可闻及肠鸣音亢进(这是与麻痹性肠梗阻鉴别的重要体征,后者肠鸣音消失或减弱)。持续呕吐和腹泻可导致血管内液丢失,出现低血压、心动过速。严重病例,可以发生休克、血容量降低及少尿性肾衰竭。

如果呕吐引起液体的过度丢失,则会发生代谢性碱中毒和低氯血性。如果腹泻更明显,则容易出现酸中毒。呕吐、腹泻都会导致低钾血症。也可出现低钠血症,特别是用低渗性液体补液时易发生。

病毒性胃肠炎

病毒感染时,水样泻是最常见的症状;大便很少有黏液或血。

婴幼儿和儿童的轮状病毒胃肠炎可持续5~7天。90%患者出现呕吐,30%患者的体温> 39°C( > -102.2°F)。

诺如病毒感染引起急性发作的呕吐、腹部痉挛和腹泻,症状持续1~2天。儿童以呕吐为主要症状,而成人以腹泻为主。患者也可能有发热、头痛、肌肉酸痛。

腺病毒胃肠炎的特征为腹泻持续1~2周。若婴幼儿和儿童感染腺病毒,腹泻1~2日后出现轻微呕吐。约50%的患儿有低热。可能存在呼吸系统症状。症状通常轻微,但比起其他引起胃肠炎的病毒,可持续更长时间。

星状病毒 感染的症状与轻度轮状病毒感染相似。

细菌性胃肠炎

侵袭性细菌(如志贺氏菌,沙门氏菌)感染后更容易发生发热、虚脱和血性腹泻。

大肠杆菌 O157∶H7感染起病时水泻1~2天,之后为血性腹泻。无发热或仅为低热。

难辨梭菌感染的临床表现梭状芽胞杆菌 感染的临床表现变化不一,从轻微痉挛性腹痛、排黏液便腹泻、到严重出血性结肠炎甚至休克。

产肠毒素细菌(如,金葡菌,蜡样芽孢杆菌,产气荚膜梭菌Clostridium perfringens 产气荚膜梭菌性食物中毒)通常引起水样泻。

寄生虫性胃肠炎

寄生虫感染通常引起亚急性或慢性腹泻。多数不导致血性腹泻;除了溶组织内阿米巴, 可引起阿米巴性痢疾(见阿米巴病)。若腹泻持续,常见疲劳及体重下降。

诊断

  • 临床评估

  • 部分病例行粪便检查

首先需排除产生类似症状的其他胃肠道疾病(如,阑尾炎胆囊炎溃疡性结肠炎)。(参见腹泻的评估)。

提示胃肠炎的表现包括:大量水样腹泻、可疑不洁饮食史(尤其在已知疫情暴发期的不洁饮食史)、饮用未经处理地表水、食用已知不洁食物、近期旅游史、与患相同疾病患者或动物接触史。

大肠杆菌O157:H7多致出血性腹泻,而非感染性病程,表现为消化道出血,伴少量或无粪便排出。若见肾衰竭及溶血性贫血,可能已发生溶血尿毒综合征

最近3个月内有口服抗生素使用史的患者,需警惕艰难梭菌感染.然而,约四分之一难辨梭状芽孢杆菌 社区感染患者并没近期抗生素使用史。

粪便检查

应基于患者病史和流行病学因素(如免疫抑制,暴露于已知暴发,近期旅行,近期抗生素服用),疑似病原体、临床发现,进行相应的粪便检测。病例通常分为

  • 急性水样腹泻

  • 亚急性或慢性水样腹泻

  • 急性炎症性腹泻

通过多重PCR平台在每个临床类别中鉴别致病微生物已成为越来越常用的手段。然而这种测试昂贵,而从临床上可以加以区分,因此根据腹泻类型和持续时间判断病原体通常更具成本效益。

急性水样腹泻 可能是病毒性的,除非腹泻持续存在,否则无需检测病毒。市场上已有快速检测粪便中轮状病毒和肠腺病毒抗原的方法,但很少需要用到这些检测方法。

亚急性和慢性水样腹泻 需要检测寄生虫,典型的方法是在显微镜下检测虫卵或寄生虫。粪便抗原测试可用于检测 贾第鞭毛虫, 隐孢子虫, 和 溶组织内阿米巴.

无肉眼血便的急性炎症性腹泻 可以通过检查粪便中有无白细胞以识别。典型的肠道病原体(例如, 沙门氏菌, 志贺氏菌, 弯曲杆菌, 大肠杆菌)。感染患者应进行粪便培养。

有肉眼血便的急性炎症性腹泻患者应立即行 大肠杆菌 O157:H7的特异性检测,同时在暴发流行期的非血便患者也需进行检测。该细菌无法在普通粪便培养基中生长,所以需用特殊培养基。除此之外可以用快速酶试验检测粪便中志贺毒素,阳性结果提示 大肠杆菌O157:H7或者出血性 大肠杆菌其他亚型的感染。(:在美国的志贺氏菌种 不产生志贺毒素)。然而,快速酶试验检测敏感度低于粪便培养。一些中心利用PCR进行志贺毒素检测。

严重血便的成人患者通常需行乙状结肠镜检查、培养及活检。结肠黏膜病变有助诊断阿米巴痢疾、志贺细菌性痢疾、大肠杆菌大肠杆菌O157:H7感染,但溃疡性结肠炎可有类似黏膜病变。

近期抗生素使用史 、有其他难辨梭状芽孢杆菌感染危险因素(如,炎症性肠病,服用质子泵抑制剂)患者需行粪难辨梭状芽孢杆菌毒素检测;即使无相关危险因素,亦应对重症患者进行检测,因约25% 难辨梭状芽孢杆菌感染见于无已知危险因素者。既往利用毒素A及毒素B酶免疫分析对难辨梭状芽孢杆菌 感染进行诊断。但是,针对 难辨梭状芽孢杆菌的某个基因或基因调控因子进行的核酸扩增检测法敏感性更高,现已成为诊断首选。

常规检查

应进行血电解质、尿素氮、肌酐检查,以评估重症患者体液及酸碱平衡状态。全血细胞计数无特异性,但嗜酸性粒细胞 增多可提示寄生虫感染。大肠杆菌 O157:H7感染症状出现后一周,应查肾功能及血常规,以早期发现溶血性尿毒症综合征。目前还不清楚这种检测对非大肠杆菌 O157:H7志贺毒素感染患者是否必要。

治疗

  • 口服或者静脉补液

  • 若不考虑难辨梭状芽孢杆菌大肠杆菌O157:H7感染,可予止泻药

  • 仅部分病例需抗生素治疗

大多数病人都需支持疗法。患者需要卧床休息,若如厕不方便则使用便盆。口服葡萄糖电解质溶液、肉汤或清汤,可预防脱水或治疗轻度脱水。即使患者仍有呕吐,也应少量多次口服补液;补充体液容量可减轻呕吐。对于大肠杆菌 O157:H7感染者,给予等张静脉补液可减轻溶血尿毒症综合征所致肾脏损害。儿童可能更快发生脱水,应予适当的补液溶液(部分有市售— 口服补液)。碳酸类饮料和运动型饮品,因葡萄糖/钠的比例不合适,不适合使用,尤其不适合 < 5岁的儿童饮用。若幼儿为母乳喂养,应继续母乳喂养。若呕吐持续或出现严重脱水,需静脉补充水及电解质( 静脉输液复苏)。

当患者可耐受补液并无呕吐,且开始有食欲,则可逐渐恢复饮食。无证据表明只吃清淡食物(如,谷类、食用明胶、香蕉、烤面包)对治疗有益。部分患者可出现暂时性乳糖不耐受。

止泻剂对于年龄 > 2岁的水样泻患者(粪隐血阴性)是安全的。但止泻剂可能导致难辨梭状芽孢杆菌大肠杆菌 O157:H7感染患者的病情恶化,因此止泻剂不应给予近期使用过抗生素或便血阳性,以及诊断尚不明确的患者。有效的止泻剂包括洛哌丁胺,首剂4 mg po,然后每次腹泻口服2 mg(最大剂量为6次/日,或16 mg/日),或苯乙哌啶片剂或液剂,2.5~5 mg po tid或qid。对儿童可予洛哌丁胺。13至21kg儿童的剂量为第一次稀便后1mg,之后每次排稀便后服用1mg(最大剂量为3mg /天);对于21至28kg的儿童,第一次稀便后2mg,然后每次后续稀便(最大剂量为4毫克/天)后1mg;对于27至43kg的儿童(最大年龄到12岁),第一次稀便后2mg,随后每次稀粪(最大剂量为6mg /日)后1mg。

如果 呕吐严重,且除外科急腹症,止吐药可能有效。对成人有效的药物包括丙氯拉嗪(5~10 mg IV tid或qid;或25 mg 纳肛 bid),异丙嗪(12.5~25 mg IM tid或qid;或25~50 mg 纳肛 qid)。这些药物通常不用于儿童,因为缺乏有效性的依据,且低张性反应的发生率很高。昂丹司琼在儿童和成人中可安全有效地减少恶心和呕吐,包括患有胃肠炎的患者,并且可以制作为标准片剂,口腔崩解片,或静脉注射制剂。成人剂量为4~8 mg po 或 IV tid。对于儿童,静脉注射剂量为0.15或0.3 mg / kg(最大16 mg),8至15 kg儿童的口服剂量为2 mg,> 15至30 kg的儿童,4 mg和> 30 kg的儿童, 8 mg。单剂昂丹司琼对儿童通常是足够的,但如有需,可每8小时内再多予2次; 24小时后仍然呕吐的儿童需要重新评估。

虽然益生菌能暂时缩短腹泻的持续时间,但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他们能影响主要临床结局(例如,减少静脉输液和/或住院治疗的需要)。因此无证据支持其在治疗或预防感染性腹泻中的常规使用。

抗生素

通常不推荐经验性使用抗生素,除了某些旅行者腹泻或高度怀疑志贺氏菌弯曲杆菌 感染的时候(例如,曾与已知病患接触)。否则,均应等待粪便培养的结果才用抗生素。尤其是儿童,这是因为他们感染大肠杆菌O157:H7的几率很高(抗生素可以增加 大肠杆菌 O157:H7感染患者发生溶血尿毒症综合征的危险)。

即使证实有细菌感染,也不总是需要使用抗生素。抗生素无益于沙门氏菌感染,反而延长大便排菌时间。但免疫抑制状态的宿主、新生儿和沙门氏菌血症的患者除外。抗生素对中毒性胃肠炎也无效(如 金黄色葡萄球菌,蜡样芽孢杆菌,产气荚膜梭菌)。不加分辨地使用抗生素可导致耐药菌株的出现。当然,部分感染确实需要使用抗生素( 部分用于治疗感染性胃肠炎的口服抗生素 a)。

若可行,难辨梭状芽孢杆菌 结肠炎初期治疗可停用致病抗生素。轻微病例可口服甲硝唑治疗。更严重病例应口服万古霉素治疗。不幸的是,这两种治疗方案都常见复发。约20%患者会复发。新型药物非达霉素复发率可能较低,但价格昂贵。多家中心对多次复发难辨梭状芽孢杆菌 结肠炎患者使用粪便菌群移植。这种治疗方法在成人与儿童中都已被证明是安全和有效的( Clostridium difficile 艰难梭状芽胞杆菌相关性腹泻 : 治疗).

对于具有免疫力的患者,硝唑尼特三天治疗方案对肠道隐孢子虫病是有效的。对于1~3岁儿童,剂量为:100 mg口服,2次/天;4~11岁儿童,200 mg口服,2次/天; 12岁儿童或成人500 mg口服,2次/天。甲硝唑或硝唑尼特可治疗贾第鞭毛虫病。

表格
icon

部分用于治疗感染性胃肠炎的口服抗生素 a

病原体

抗生素

成人剂量

儿童剂量

阿奇霉素

500 mg 口服 qd,疗程3日

10 mg qd,疗程3日

环丙沙星b

500 mg bid,疗程5日

NA

环丙沙星

1 g po 单次

15 mg / kg口服 bid 3天

多西环素d

300 mg po 单剂

6 mg/kg po 单剂

阿奇霉素

1 g po 单剂

20 mg/kg po 单剂

甲氧苄氨嘧啶/磺胺甲基异恶唑

1倍量型药片 po bid,疗程3日

4mge/kg po bid,疗程5日

甲硝唑

250 mg 口服 qid或500 mg tid,疗程10日。

7.5 mg/kg 口服 qid,疗程10~14日。

万古霉素

125~250 mg 口服 qid,疗程10日。

10 mg/kg 口服 qid,疗程10~14日。

非达霉素

200 mg 口服 bid,疗程10日。

NA

甲硝唑f

500–750 mg 口服 tid,疗程7~10日

12~17mg/kg 口服 tid,疗程7~10日(最大剂量750 mg/日)

替硝唑

2g po 单次

> 3岁:50mg / kg口服一次(最多2g)

甲硝唑

250 mg 口服 tid,疗程5~7日

5 mg/kg po tid,疗程5~10日

替硝唑

2克口服一次

> 3岁:50mg / kg口服一次(最多2g)

硝唑尼特

500 mg 口服 bid,疗程3日

1~3岁:100 mg 口服 bid,疗程3日

4~11岁:200 mg 口服 bid,疗程3日

12岁:500mg 口服 bid,疗程3日

环丙沙星

500 mg po bid,疗程5日

NA

阿奇霉素

第1天口服500mg,在接下来的4天内250 mg po qd。

在第1天给予12mg / kg po(最大500mg /剂量),然后在接下来的4天给予6mg / kg po qd(最大250mg /剂量)

a大部分情况下无需抗生素,但在特殊病原体感染时,推荐静脉输注治疗感染。

b耐药率上升。

c药物选择应在药敏试验的指导下进行,因为强力霉素,氟喹诺酮类药物和TMP / SMX的耐药性在某些地区和菌株中上升。一般来说,多西环素是非怀孕成人的一线推荐药物。阿奇霉素是儿童和孕妇的一线用药,其他人则是二线用药。其他建议不尽相同,但疫情爆发菌株对药物敏感,TMP / SMX通常为儿童第二线药物。环丙沙星在未怀孕的成人中是二线或三线用药,虽然在儿童中一般避免使用,但如果菌株对TMP / SMX耐药,则可用作第二线药物。

d该药不能用于 < 8岁的儿童或者孕妇

e剂量以甲氧苄氨嘧啶成分计算

f治疗后需要进行双碘喹啉后续治疗10~13 mg/kg tid,共20天;或者巴龙霉素500 mg tid po,共7天

DS = 倍量;NA = 没有合适剂量;TMP/SMX = 甲氧苄氨嘧啶/磺胺甲基异恶唑

预防

两种口服轮状病毒减毒活疫苗能安全有效地预防绝大多数病毒株所致感染。目前,该疫苗已纳入婴儿预防接种推荐项目( 推荐用于0-6岁儿童的免疫计划)。

因无症状感染发生率很高,且许多致病原,尤其是病毒易在人群中传播,这使得感染预防工作较为复杂。总体而言,食物制作与处理时要遵循规范。旅行者应必须避免摄入可能被污染的食物和水。

为防止娱乐设施用水相关感染,腹泻时不应游泳。婴幼儿应勤换尿布,并在卫生间更换尿布,不得靠近水源。避免游泳咽水。

婴幼儿和其他免疫力低下的人群特别易发生严重沙门氏菌病,所以不应接触爬行类动物、鸟类,或两栖动物,因上述动物通常携带沙门氏菌

母乳喂养能够为新生儿和婴儿提供部分保护。更换尿片后,家长必须用肥皂和水彻底洗手;同时应用新配1:64家用消毒剂对婴儿臀周进行消毒,(1/4杯稀释于1加仑水中)。患儿出现腹泻症状期间,不应前往幼托机构。感染出血性大肠杆菌志贺氏菌儿童,必须两次粪便检测阴性,方可准许重新进入幼托机构。

点击此处 进行患者培训
注: 此为专业版。 家庭用户: 点击此处进入家庭版
获得

其他感兴趣资源

视频

查看全部
如何插入鼻胃管
视频
如何插入鼻胃管
3D 模型
查看全部
胃肠系统
3D 模型
胃肠系统

最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