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沙东 诊疗手册

Please confirm that you are not located inside the Russian Federation

加载中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

(多重人格障碍)

作者:

David Spiegel

, MD, 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最后一次全面审校 3月 2019| 内容末次修改日期 3月 2019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注: 此为家庭版。 医生: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旧称多重人格障碍,是指同一个人被两种或多种身份交替掌控。另外,患者不能回忆起一般很容易记住的信息,比如日常事件、重要个人信息和/或创伤性或应激性事件。

  • 童年时期的极度精神创伤可导致某些儿童无法将其经历融合成一个凝聚的人格。

  • 患者可有两个或多个身份,且对日常事件、重要个人信息或创伤性或应激性事件的记忆存在缺口,同时也存在很多其他症状,包括抑郁和焦虑。

  • 彻底深入的心理访谈和有针对性的问卷调查(有时需要催眠术或镇静剂的协助)可帮助医生诊断本病。

  • 全面的心理治疗可帮助患者整合其人格,或至少使他们的多个人格和谐共存。

(另请参阅分离性障碍概述。)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患病率尚不明确。有一项小型研究表明,给定的一年内约有 1.5% 的人患有此病。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包含以下几种类型:

  • 附体型

  • 非附体型

附体型表现为,患者的各种身份像是一种外界物质控制住了患者。外界物质可能被描述为超自然存在或灵(通常是恶魔或神灵,可能会要求对既往行为做出惩罚),但有时则是另一个人(通常是已过世的人,有时会以夸张的方式表现出来)。不管哪种情况,患者都表现出非常异于平常的言行方式。因此,患者的多种身份在他人看来显而易见。在很多国家,类似的附体状态被视为当地文化或宗教的正常一部分,不属于病态。相反,在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中,替换身份并非患者想要,它们给患者造成极大痛苦和功能损害,并会在不合时宜、不合社交场合、文化和/或宗教信仰的情况下出现。

非附体型一般在他人看来并非显而易见。患者可察觉自己的自我突然发生改变,就好像自己(而不是外界物质)成了自己的旁观者,观察着自己的言语、情绪和行为。

病因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常见于儿童期出现过重大精神应激或创伤的人。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约有 90% 的这类疾病患者在儿童期受到过(躯体、性或精神方面的)重度虐待或忽视。有些人并未遭受过虐待,但体验过重要的早年丧失(例如父母过世)、严重的医学疾病或难以承受的压力事件。

随着儿童的成长,他们必须学会将各种复杂多样的信息和经历融合成一个凝聚复杂的人格。儿童期是人格的形成期,儿童期发生的性虐待和躯体虐待可持久地影响统一人格的形成,特别是当施虐者为父母或照护者时。

遭遇过虐待的儿童也可能经历多个阶段,其中对生活经验的不同感知、记忆和情感维持分离状态。随着时间推进,这些儿童可能会发展出一种逐渐增强的“远离”能力以逃离虐待,让自己从严酷的物理环境中在心理层面上脱离出来,或退回他们自己的内心深处。创伤体验的每个阶段可能被用于产生不同的身份。

然而,这些易受伤害的儿童如有真正关心他们的成人给予他们充分的保护和抚慰,他们出现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可能性会减小。

症状

虽然很多患者的社会功能良好并且人生丰富多产,但本病是一种慢性病,有可能会导致功能残疾。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有多个典型症状。

遗忘

遗忘可表现为以下方面:

  • 对过往个人事件的记忆出现缺口:例如,患者可能不记得儿童期或青少年期的某段时间。

  • 对当前日常事件和熟练技能的记忆出现缺失:例如,患者可暂时忘记如何使用电脑。

  • 发现一些自己做过某些事情的证据,但不记得做过。

患者可感觉到自己漏掉了一段时间的记忆。

在一次遗忘发作后,患者可能会在家里的柜子里发现一些物品,或发现一些手写字样,但他们无法解释或认不出。他们可能也会发现自己到了一个不同的地方,且不清楚自己为何或如何到了这个地方。本病患者往往不能回忆以前做过的事,或不能解释自己行为的变化。别人可能会告诉他们,他们说过或做过一些事情,但他们无法记起。

不止一个身份

附体型患者的各种身份易于被家人或躯体观察者识别。患者以一种明显不同的方式说话和行动,就好像另一个人或存在接管了一样。

非附体型的不同身份在观察者看来往往不那么明显。这种类型的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患者并未表现得像是另一个存在接管那样,而是可感觉与自己的多个方面发生脱离(称作人格解体),就好像他们在电影里看自己一样,或者好像他们在看另一个人。他们可突然思考、感觉、言说和做一些他们不能控制也似乎不属于他们的事情。他们的态度、意见和喜好(比如在食物、穿着或兴趣方面)可突然改变,然后又变回。一部分这些症状可以被其他人观察到,例如食物喜好的改变。

他们可能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变了(比如,变成一个小孩子或异性的身体),不是他们的了。他们有时不明原因地用第一人称复数(我们)或第三人称(他,她,他们)来称呼自己。

本病患者的一些人格能够了解个人的一些重要信息,而另一些人格却不了解。一些人格知道并与内心世界的另一种人格相互影响。例如,人格 A 了解人格 B,并且知道人格 B 所做的一切,仿佛在观察人格 B 一样;而 B 也许知道或不知道人格 A。其他的人格也许知道或不知人格 B,人格 B 也可能知道或不知道其他人格。人格的转换以及对其他人格的行为缺乏认识往往使患者的生活处于混乱状态。

由于患者的多个身份相互作用,患者可能会报告听到声音。这些声音可能是多个身份之间的内部对话,或直接针对患者,有时是评判患者的行为。多个声音可能会同时说话,让患者极为困惑。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患者也会出现不同身份、声音或记忆闯入日常生活的情况。例如,在工作时,患者突然有一个愤怒的身份朝同事或老板吼叫。

其他症状

本病患者经常描述一系列类似于精神疾病和躯体疾病的症状。例如,他们常出现重度头痛或其他疼痛。不同的时间可能出现不同的症状群。一些症状表明另一种疾病确实存在,而另一些症状则提示是过去经历的闯入。例如,悲伤可能表明抑郁症是其伴随疾病,但也可能只是多相人格之一正在重温与往昔的不幸相关的情感。

很多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患者存在抑郁和焦虑。他们有自伤倾向。物质滥用自戕发作以及自杀行为(想法和企图)是他们的常见症状,性功能障碍也是。与很多有受虐史的人一样,他们可能会寻求或待在危险的处境中,且易受到再次创伤。

除了听到其他身份的声音外,患者也可出现其他类型的幻觉(幻视、幻触、幻嗅或幻味)。幻觉可在往事重现时发生。因此,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可能会被误诊为精神病,如精神分裂症。但是,这些幻觉症状不同于精神病的典型幻觉。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患者所经历的这些症状来自于他们的另一个身份,从他们脑子里产生。例如,他们可能会觉得仿佛是其他人想用他们的眼睛来哭泣。精神分裂症患者通常认为这些症状来自外部,在他们体外产生。

很多时候,患者会努力隐藏或掩饰他们的症状以及症状对他人的影响。

诊断

  • 医生的评估

医生根据患者的病史和症状诊断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

  • 患者有两个或更多的身份,身为自己的感觉和能够作为自己行事的感觉遭到干扰。

  • 患者对日常事件、重要个人信息和创伤性事件的记忆存在缺口,这些属于通常不会被遗忘的信息。

  • 他们对自己的症状非常困扰,或者他们的症状使他们无法在社交场合表现恰当或无法工作。

医生对患者进行全面的精神评估,使用所开发的专门调查问卷识别本病,并排除其他精神疾病。患者可能需要做体格检查和实验室检查,以排除可导致类似症状的躯体疾病。

接谈的时间较长,常需要在催眠术或药物强化催眠后进行。医生可能也会让患者在两次就诊之间记日记。这些措施有助于医生接触到患者的其他身份,或使患者更容易暴露出遗忘时段的相关信息。

医生也可尝试直接与患者的其他身份进行交流,方法是直接要求与患者头脑中的另一身份对话,这个身份参与了患者不能记起的行为或做了似乎是别人做过的事情。

医生通常可以区分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与诈病(伪造躯体或心理症状以获得益处)。诈病患者会:

  • 倾向于过度报告该疾病众所周知的症状,却漏报了其他症状

  • 倾向于创造刻板的转换身份

  • 通常似乎喜欢得了这种病(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患者则经常试图隐藏它)

如果医生怀疑该病是伪造的,医生还可以通过多个来源的信息进行交叉检查,以发现可排除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不一致之处。

预后

一些症状可以自发地产生或消失(波动),但疾病本身却不能自行消失。

患者的恢复程度取决于症状和自身特征,以及治疗的质量和持续时间。例如,本病患者还存在其他严重的精神疾病,或生活状况不佳,或对虐待自己的人有强烈的报复心,则预后较差。他们可能需要更长时间的治疗,且治疗效果不太成功。

治疗

  • 心理治疗

  • 有时可采用意象导引和催眠术

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的治疗目的通常是将多种人格整合为一个统一的人格。但是整合往往很难做到。在这种情况下,治疗目的则是使多种人格和谐共处,使患者拥有更正常的社会功能。

药物治疗可以缓解一些共病症状,如焦虑或抑郁,但是却不能治疗疾病本身。

心理治疗是整合不同身份的主要疗法。

心理治疗是相当艰辛的痛苦历程。治疗过程中多种身份的活动以及由回忆起的创伤记忆导致的绝望可能会给患者带来许多情绪危机。因此,为了帮助患者度过艰难时期和逐渐找回那些痛苦的记忆,必要时需接受精神科住院治疗。住院期间,应给予患者持续的关注支持和监测。

对本病而言,有效心理治疗的要素包括:

  • 提供一种稳定强烈情绪的方法

  • 协调不同身份状态之间的关系

  • 克服创伤性记忆

  • 防止再次受伤害

  • 在患者与治疗师之间建立和巩固良好的关系

有时,精神治疗师采用催眠术等方法帮助患者平静自己,改变对事件的看法,逐渐使患者对创伤性记忆脱敏,不过有时候这些方法仅在少量使用时才能被患者承受。催眠有时可帮助患者学习如何接触各种身份、在它们之间协调沟通、控制它们之间的转换。

注: 此为家庭版。 医生: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获得

其他感兴趣资源

最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