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pot link

默沙东 诊疗手册

Please confirm that you are not located inside the Russian Federation

物质使用障碍

作者:

Coreen B. Domingo

, DrPH, 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Xuefeng Zhang

, 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最后一次全面审校 2月 2019| 内容末次修改日期 2月 2019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小知识

物质使用障碍通常涉及人们继续使用某种物质的行为模式,尽管使用该物质已造成问题。

涉及的物质往往是通常导致物质相关疾病的 10 类药物的成员:

这些物质都直接激活大脑的奖励系统并产生愉悦感。激活可能非常强烈,以致人们强烈渴望使用该物质。他们可能会忽视正常的活动来获取和使用该药物。

无论药物是否合法,是否社会可接受,是否具有可接受的医疗用途(有或没有处方),物质使用障碍都可能发生。特定药物及其作用在手册的其他部分讨论。

“成瘾”、“滥用”和“依赖”等术语传统上被用于有物质使用障碍的人群。但是,这些术语的定义太过宽松多变,不是很有用,也常常具有批判性。因此,医生现在更喜欢使用更全面的、更不负面的术语“物质使用障碍”。

娱乐性和非法物质使用

使用非法药物,尽管从法律角度来说有问题,但并不总是涉及到物质使用障碍。另一方面,合法物质(如酒精和处方药;美国境内允许使用大麻的州越来越多)可能涉及物质使用障碍。在所有社会经济群体中,都存在使用处方药和非法药物导致的问题。

几百年来药物的娱乐性使用一直以各种形式存在。人们出于各种原因用药,包括

  • 改变或增强某种情绪

  • 作为宗教仪式的一部分

  • 获得精神感悟

  • 提高自身表现

出于娱乐目的服药的人可能偶尔会在相对小的剂量下服用,通常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也就是说,使用者不会产生药物戒断,并且该药物不会对身体造成损害(至少在短期内)。通常认为娱乐性药物包括鸦片、酒精、尼古丁、大麻、咖啡因、迷幻蘑菇 ({blank} 蘑菇(毒蘑菇)中毒)、可卡因。许多娱乐性药物被认为是“自然的”,因为它们近似于其植物来源。它们含有低浓度精神活性成分的混合物,而非分离出来的精神活性化合物。

娱乐性药物常口服或吸入。

病因

人们通常从试探使用,发展到偶尔使用,然后大量使用,有时还会发生物质使用障碍。这种进展很复杂,目前我们只能理解其中的某些部分。该过程取决于药物、使用者和环境之间的相互作用。

药物

10 类药物中的各种药物,其导致物质使用障碍的可能性各不相同。这种可能性被称为易成瘾性。易成瘾性取决于多种因素的组合,包括

  • 怎样使用药物

  • 药物刺激大脑奖赏途径的力度有多大

  • 药物起效有多快

  • 该药产生耐受和/或戒断症状的能力

此外,合法和/或容易获得的物质,如酒精和烟草,更可能首先被使用。随着人们继续使用一种物质,他们通常认为使用它的风险较小,并且可能开始增加其使用和/或试着用其他物质。人们对风险的看法也可能受到用药的社会和法律后果的影响。

在治疗疾病或手术或牙科手术过程中,人们常规使用阿片类药物。如果患者没有服用所开具的全部药量,那么药物有时会落在希望以娱乐目的使用它们的人的手中。由于将这些药物用于非医疗目的已经成为如此大的问题,许多医疗保健提供者已经做出了下列回应

  • 处方较少量的阿片类药物

  • 鼓励人们安全地存储或处置任何剩余的药物

  • 扩大处方回收计划

使用者

可能发生物质使用障碍的使用者因素包括

  • 躯体特征

  • 人格特征

  • 环境和(精神)障碍

躯体特征可能包括遗传因素,虽然在是否出现物质使用障碍的人之间,研究人员发现的生物化学和/或代谢差异还很有限。

自我控制水平低的人(冲动性)或高水平的冒险和寻求新奇的行为可能会增加物质使用障碍的风险。但是,罕有科学证据支持部分行为学家描述的成瘾性格概念。

许多环境因素和共病其他精神疾病,似乎增加了物质使用障碍的风险。例如:

  • 悲伤,情绪困扰或社交疏离的人可能会暂时从使用药物中得到情绪缓解,从而导致更多的使用,有时还会导致物质使用障碍。

  • 患有其他不相关精神疾病的患者,如焦虑抑郁,患上某种物质使用障碍的风险增加。(医生使用“双重诊断”指代同时患有精神疾病和物质使用障碍的人。)

  • 慢性疼痛患者通常需要阿片类药物缓解症状。其中一些人后来发展成物质使用障碍。

然而,在许多此类患者中,非阿片类药物和其他治疗不足以缓解疼痛和痛苦。

地点

文化和社会因素对于物质使用的开始和维持(或复发)非常重要。看到家庭成员(如父母、较年长的兄弟姐妹)和同龄人使用物质,会增加人们开始使用物质的风险。同龄人在青少年中尤其具有强有力的影响({blank} 青少年中的物质使用和滥用)。试图停止使用某种物质的人会发现,如果身边有同样使用该物质的其他人,这会更加困难。

医生如果过分热情地通过开药来帮助患者缓解压力,可能会无意间导致有害地使用精神药物。包括大众媒体在内的许多社会因素,都会助长患者期望用药物来缓解所有痛苦。

诊断

  • 医师的评估

  • 有时是患者的自我报告

有时,人们因希望停用某种药物而求助于健康保健提供者,此时可对物质使用障碍作出诊断。其他人试图隐藏药物使用,医生只有在注意到患者的情绪或行为变化时才会怀疑存在药物使用问题。有时医生会在体格检查期间发现物质使用的迹象。比如说,他们可能会发现频繁静脉注射药物在注射部位留下的痕迹。这些痕迹是一些在一片黑色的或变了色的皮肤周围的细小的线、黑色小点(针头注射所致)。皮下注射药物会产生环状皮肤伤痕或溃疡。患者会声称是其他的原因造成的皮肤上的痕迹,他们或解释为是频繁献血,或虫咬伤,或是其他原因造成的损伤。

医疗保健提供者也使用其他方法(比如调查问卷)来识别物质使用障碍。可以做尿液检测,有时也可以做血液检测来检测现用药物情况。

诊断标准

诊断物质使用障碍的标准分为四项:

  • 患者无法控制对物质的使用。

  • 患者履行社会义务的能力因使用该物质而受到损害。

  • 患者在身体危险的情况下使用该物质。

  • 患者显示使用和/或依赖的体征。

无法控制使用

  • 患者以比原计划更大量或更长的时间使用该物质。

  • 患者希望停止或减少该物质的使用。

  • 患者花费大量时间获得、使用或从物质的影响中恢复过来。

  • 患者渴望该物质。

社会功能障碍

  • 患者未能履行在工作、学校或家中的主要角色义务。

  • 即使它导致社会或人际问题或使之恶化,患者仍继续使用该物质。

  • 由于物质使用,患者放弃或减少重要的社会、职业或娱乐活动。

危险的使用

  • 患者在躯体危险的情况下使用该物质(例如,驾驶时或处于危险的社会环境中)。

  • 尽管知道它正在导致医疗或心理问题恶化,患者仍在继续使用该物质。

躯体症状*

  • 耐受:患者需要越来越多地使用该物质才能感受到所需的效果。

  • 戒断:当物质停止或被另一种物质抵消时,会出现不愉快的躯体效应。

*应注意,某些处方药特别是阿片类、镇静剂和兴奋剂,即使按照合法医疗原因以及相对较短的时间(阿片类药物少于 1 周)服用,也可能导致耐受和/或戒断症状。在适当的医疗用途下出现的戒断症状不能确诊物质使用障碍。例如,当晚期癌症引起严重疼痛的患者变得依赖于阿片类药物(如吗啡),其戒断症状并不被视为物质使用障碍的证据。

在 12 个月内,满足 2 个或更多条目的人,被认为有物质使用障碍。物质使用障碍的严重程度由满足条目的数量决定:

  • 轻度:2 至 3 条标准

  • 中度:4 至 5 条标准

  • 重度:≥ 6 条标准

治疗

  • 随所用物质不同,具体情况不同而定

具体的治疗方法依赖于使用了何种药物,但一般情况下这是靠询问而得之,有时还需要知道其它药物使用情况。家人支持及支持团体可以帮助药物滥用者停止药物使用。

因为共用注射器常引起 HIV 感染,所以需开展降低危害运动。其目的是减少药物使用者继续服药带来的害处。因此,为使用者提供干净针头和注射器,这样他们就不会重复使用别人的针头。这项措施有助减少HIV感染及肝炎的传播,也减少了社会资金。

了解更多信息

注: 此为家庭版。 医生: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获得

其他感兴趣资源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