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eypot link

默沙东 诊疗手册

Please confirm that you are not located inside the Russian Federation

高医疗保健成本的原因

作者:

Roger I. Schreck

, MD, Merck Manual

最后一次全面审校 3月 2020| 内容末次修改日期 3月 2020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很多原因导致美国的医疗保健成本不成比例地偏高。(另请参见医疗保健财务概述。)

  • 很多因素导致医疗保健成本较高,尤其是昂贵的新诊断检查与治疗的使用。

  • 使用这些新的检查和治疗并不一定使健康状况更佳。

  • 在美国,行政成本(主要与私人保险相关)在医疗保健成本中的比例达 20% 至超过 30%。

  • 降低医生费用不太可能在很大程度上降低医疗保健成本。

  • 美国人口老龄化现象未对医疗保健成本的增加产生巨大影响,但是随着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人变老这一现象可能会产生巨大影响。

昂贵的新诊断检查和治疗的使用

这种使用对医疗保健成本增加的影响程度可能高于任何其他因素。使用可能恰当,也可能不恰当,但是在任一情况下,成本均会增加。

恰当但较为昂贵的治疗的示例为使用凝块溶解(血栓溶解或纤维蛋白溶解)药物或保持动脉通畅的程序(如血管成形术)来治疗心脏病发作。这些治疗方法非常有效且可拯救生命。但是许多昂贵的新治疗方法无效、仅略胜一筹或不恰当地用于不太可能受益的人群中。例如,有时会将下背部骨头(椎骨)融合在一起,以治疗慢性下背痛。许多专家认为,这种治疗方法无效和/或被过度使用。

不同地区之间这些昂贵的治疗方法的使用频率大大不同,有时医生之间的使用频率也是大不相同。对于一些疾病(如冠状动脉疾病),与一些昂贵治疗使用较少的地区相比,在较常使用这些治疗的地区内治疗并未对健康更好产生的结果。

医疗保健产品和服务的成本增加

药物费用有所增加。一个原因在于开发新药物的成本(通常约为 10 亿美元)增加。因为药物开发的成本较高,所以很难激发制药公司开发盈利性较低的药物,例如疫苗、用于治疗罕见疾病的药物、甚至抗生素。例如,由于限制了可预防并治疗严重感染的可用药物和疫苗的数量,因此这种不情愿可能会对公共卫生产生负面影响。

新药品、设备和程序的营销

当消费者在电视上或网上了解到新的(且昂贵的)治疗方法时,他们可能想要用这一方法进行治疗,并说服他们的医生使用。因此,可能会过度或不恰当地使用昂贵的新治疗方法。其中一些并不比相对便宜的旧治疗方法有效。

专科医生过度使用

专科医生越来越多地提供更多护理,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初级保健医生的数量正在减少,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想去专科医生处就诊。

专科医生护理费用通常比初级保健更高。专科医生会收取更多费用,且进行的检查可能比初级保健医生多。此外,存在一种以上疾病的人可能需要数名专科医生(焦点较窄)来评估和治疗他们,而此时一名初级保健医生(焦点更广)可能就可进行此项工作。

高行政成本

行政成本在医疗保健成本(美元)中所占的百分比预计为 20% 至超过 30%。这些费用中大部分来自私人保险公司。但是,《平价医疗法案》现在限制私人保险可用于管理性开支的金额。提供私人保险的公司会花钱进行营销和投保人评估,后者是为了识别出患有先前存在疾病或有可能出现疾病的投保人。这些过程不会改善医疗保健。此外,由于过程(如索赔申请和编码)更加复杂且耗时更久,因此与许多不同的私人保险计划交涉通常会增加医疗保健提供者的行政成本。

医生费用

在美国,医生的收入高于该国家内的许多其他专业人士,也高于许多其他国家的医生。部分原因是其他国家的医生所支付的医学教育和医疗事故保险费用远远低于美国的医生,且在其他国家开办诊所的成本也较低。

医生费用占医疗保健费用总额的大约 20%。因此,即使这些费用大幅减少也对总成本仅有较小影响。

医疗事故相关成本

这些成本包括

  • 医疗事故保险

  • 检查和程序,用于保护相关人员免于遭受医疗事故相关诉讼,而不是确保人员健康(称为防御性医疗)

医生、其他医疗保健提供者、医疗机构和药品与设备生产商为医疗事故保险支付保险费。这些保险费可支付理赔和医疗事故保险公司的间接费用和利润。最终,这些成本,至少其中一部分,会转嫁给政府和/或消费者。

这些成本和诉讼威胁可能会对个别医生(特别是在某些高风险专科和地理区域)造成负担。尽管如此,每年花在保险费(付给保险公司以获取医疗事故保险的费用)上的金额仅为总医疗保健成本的约 0.3%。此外,花在医疗事故解决上的金额在医疗保健成本中所占的比例更低。因此,即使大幅度减少医疗事故解决费用也无法大幅降低总医疗保健成本,但是这样做可能会让一些医生得到较大好处。

防御性医疗

防御性医疗是指为保护医生和其他医疗保健提供者免于遭受医疗事故诉讼而进行的检查或治疗。根据相关人员状况,这些检查和治疗可能在医学上不适当。例如,医生可能要求一名患者住院,即使其作为门诊患者就很可能得到有效治疗。

难以衡量防御性医疗的实际成本。仅进行过极少精心设计的成本研究,且这些研究得出的估计结果差异较大。成本难以测定的部分原因在于防御性医疗的界定比较主观。换言之,防御性医疗基于医生对是否需要进行某项检查或治疗所做出的判断而定。当针对特定患者的状况做出此类决定时,医生之间可能存在合理的巨大差异。仅相对较少的状况存在清楚且具体的检查指南。

即使在确定防御性检查之后,确定能够节省多少金额也比较复杂。减少防御性检查量包括比较进行与未进行额外检查或治疗时的实际护理成本。这些成本与人们支付的费用和获得的赔偿不同。

此外,尚不清楚限制对医疗事故提出诉讼之人的赔偿的法律是否可降低医疗保健成本。

人口老龄化

尽管经常作为一个因素列出(大约三分之一的总医疗保健费用发生在人一生中的最后一年),但是人口老龄化很可能对于医疗成本的近期增加无影响,因为许多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人尚未进入老年期。此外,更有效的医疗保健往往可延迟老年人中严重疾病的出现。然而,随着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人变老,成本受到的影响可能更高。预计 65 岁以上人群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会从 2016 年的约 15% 增加至 2030 年后的 20% 左右。

注: 此为家庭版。 医生: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获得

其他感兴趣资源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