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沙东 诊疗手册

Please confirm that you are not located inside the Russian Federation

加载中

青少年中的物质使用和滥用

作者:

Sharon Levy

, MD, MPH, Harvard Medical School

最后一次全面审校 1月 2015| 内容末次修改日期 2月 2019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注: 此为家庭版。 医生: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青少年中的物质使用从实验到重度物质使用障碍 ( 药物滥用概述) 各异。所有物质使用,甚至是实验用途,也会将青少年置于短期问题(如事故、打架、非自愿的性行为和药物过量)的风险之中。青少年易受物质使用的影响,且出现长期后果(如精神障碍、在学校的成绩不良和物质使用障碍)的风险增加。

在现代西方社会,物质使用是青少年用于满足对冒险和寻求刺激的正常发育需要的一种简单方法。不会令人惊讶的是,随着青少年年龄增大物质使用很常见,大约 70% 的青少年会在高中毕业前尝试饮酒。不过,反复或持续的物质使用较不常见。即使偶尔使用物质也是有风险的,成人不应轻视、忽视或认可。父母对于饮酒、吸烟、处方药的态度和他们自身所作出的模范作用会对青少年产生很大的影响。

青少年饮酒

饮酒在青少年中是最常见的。有报道称约 70% 的 12 年级学生已尝试过饮酒,但只有 55% 的人曾经喝醉过。约 50% 的 12 年级学生曾在过去的一个月内饮酒,被视为当前饮酒者。酗酒也很常见,将近 90% 的青少年饮酒发生在狂欢时。酗酒通常指在 2 小时或更短时间内饮用 4 杯以上。不过,对于年龄较小的人(如年轻女孩),仅 2 杯酒也可能导致足以被视为酗酒的中毒。酗酒将青少年置于事故、伤害、非自愿性行为和其他不幸情况的风险之中。出于这些原因,应劝阻青少年饮酒。

一方面,社会和媒体常常把饮酒标榜成可被接受的行为。尽管存在这样的影响,父母可通过向孩子清楚地表达他们关于饮酒的态度,设定一定的限制,并密切监督孩子的行为。另外一方面,那些兄弟姐妹中有过度饮酒的青少年会认为这种行为是可以被接受的。一些尝试饮酒的青少年继续发展为酒精使用障碍。发展为疾病的危险因素包括较小的年龄即开始饮酒和遗传学因素。所以有酗酒者的家庭应意识到其危险。

青少年吸烟

大部分抽烟的成年人是在青春期开始抽烟的。甚至低龄儿童也可能体验过吸烟。将近 1/5 的九年级学生经常吸烟。在美国,每天有超过 2,000 人开始吸烟。在这些人中,31% 年龄不超过 16 岁,50% 不超过 18 岁。如果青少年在 19 岁之前不尝试吸烟,他们在成人之后几乎不会吸烟。

青少年吸烟的一种最强风险因素是

  • 父母吸烟

通常与儿童期开始吸烟有关的其他风险因素包括

  • 同龄人和偶像(如某些名人)吸烟

  • 学校表现差

  • 其他高风险行为(如过度节食,尤其是女孩;打架和醉酒驾驶,尤其是男孩;或者饮酒或使用其他药物)

  • 较差的解决问题的能力

  • 香烟的可得性

  • 自卑心理

青少年还可以其他形式使用烟草。约 3.3% 的 18 岁及以上的人和约 7.9% 的高中学生使用无烟烟草。无烟烟草的使用方式包括咀嚼(嚼烟)、置于下唇与牙龈之间(沾烟)或吸入鼻中(鼻烟)。用烟斗吸烟在美国较罕见,但自 1999 年以来烟斗的使用在初高中生中已有所增加。12 岁以上的人抽雪茄的比例已下降。

父母可通过以下方式阻止他们的青春期孩子吸烟和使用无烟烟草产品:积极的示范作用(即不吸烟或嚼烟),与孩子开诚布公地讨论烟草的危害,鼓励已经开始吸烟或嚼烟的青春期孩子戒烟,包括支持他们寻求医疗援助(如有必要) ( 儿童和青少年戒烟)。

电子烟

电子烟也已越来越受欢迎,它可能被误认为是香烟的安全替代品。电子烟含有液体尼古丁,是烟草中很容易上瘾的部分。该液体可能含有少量毒素,目前尚不清楚毒素的作用。电子烟产生的二手蒸气含有尼古丁和其他毒素。大多数使用电子烟的青少年也使用传统的烟草产品。因此电子烟已成为一种新的吸烟方法。

其他违禁物质

大麻烟的使用正在增加且最近超过了烟草的使用。吸入剂的使用 也是一个问题,尤其是在年龄较小的青少年中。

现在,相比于除酒精和大麻烟之外的任何其他物质,处方药尤其是阿片类(有麻醉作用的)止痛剂、抗焦虑药和兴奋剂(如哌醋甲酯和用于注意力缺陷障碍的类似药物— 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和未经医生处方可以买到的、非处方 (OTC) 的药物(如咳嗽和感冒药)更多地被青少年误用。在 2013 年,约 18% 的学生在其人生的某一时间在没有医生处方的情况下服用过处方药。青少年使用含右美沙芬的 OTC 咳嗽和感冒药来获得过瘾感。这些药到处都可以买得到,而且因为安全而被青少年当作入门毒品。有报道称,有最小年龄为 12 岁的青少年使用违法药物。许多尝试过 OTC、处方药和其他物质的青少年会继续发展为物质使用障碍。

滥用的其他物质包括

  • 苯丙胺类和甲基苯丙胺

  • 吸入剂

  • 可卡因

  • 合成类固醇

  • 阿片类药物

  • 致幻药(PCP [苯环己哌啶]、LSD [麦角酸二乙胺] 和某些种类的蘑菇)

  • 所谓的俱乐部药物(MDMA [亚甲二氧甲基苯丙胺]、摇头丸或莫莉)和 GHB(γ-羟基丁酸盐)

在 2007 年,约 47% 的 12 年级学生已在其人生的某一时间使用过违禁物质,25% 使用过除大麻烟之外的药物。

约 3% 的 12 年级学生在他们的人生中已使用过合成类固醇 ( 类固醇)。虽然在运动员当中使用类固醇激素更为常见,但非运动员当中也不乏见。使用类固醇激素有很多副作用,其中比较特殊的问题是引起青少年骨端生长板的提前闭合,从而导致矮小身材。其他副作用对于青少年和成人则是相同的。

如果父母发现下述任何异常,就需要和孩子及医师进行讨论

  • 行为怪异

  • 抑郁或情绪不稳定

  • 朋友圈发生改变

  • 在校表现下降

  • 对以前的爱好兴趣下降

发现药物或药物相关器具(如烟斗、注射器和称重器具)的父母应当与他们的孩子讨论一下其所关心的问题。

在例行的保健访视中,父母应当请孩子的医生询问孩子关于物质使用的秘密问题。医生可帮助评估一名青少年是否有物质使用障碍并进行适当干预或转诊。药物检测可能是评估的一个有用部分,但有很大的局限性。对于使用药物的青少年,如果药物已在检测前从体内清除或其使用了标准检测板上未包括的药物或尿液样品受到污染,则尿液检测结果可能为阴性。有时,对于未使用药物的青少年,药物检测结果为阳性。鉴于这些局限性,具有该领域专业知识的医生应当决定在特定情况下是否需要进行药物检测,而父母应当尊重医生的建议。当父母要求进行药物检测或要求获得可能会破坏孩子的机密性的信息时,孩子可能会制造一种对抗的气氛并附带地使医生难以获取准确的物质使用历史以及与其建立一种信任关系。

如果医生认为青少年有物质使用障碍,则青少年可能需要转诊以进行进一步评估和治疗。一般来说,患有物质使用障碍的成人所用的相同治疗 也可用于青少年。但是,应根据青少年的需求对治疗进行相应调整。青少年应该接受青少年项目的服务和专门针对有物质使用障碍的青少年的治疗措施。总之,青少年不应该接受和成人相同的治疗程序。

注: 此为家庭版。 医生: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点击此处进入专业版
获得

其他感兴趣资源

视频

查看全部
如何测量婴儿或儿童的体温
视频
如何测量婴儿或儿童的体温
3D 模型
查看全部
肺囊性纤维化
3D 模型
肺囊性纤维化

最新

顶部